咸丰皇帝奕是个苦命天子,这是茅海建先生说的。苦命,不仅体现在登基不久就遍地烽火,洋人趁火打劫,还体现在这个国家的统治民族满人,在这场大乱之中,表现出超级的无能和颟顸,他真的不知道该依靠谁。登基十年,几乎年年都有大厦将倾的感觉。只有一个人,让他多少能有点踏实,这个人就是肃顺。肃顺在道光朝就是一个闲散宗室,没有什么实职。但是,咸丰登基不久,他就得到重用,由内阁学士、护军统领一路升到礼部、户部尚书。虽然没入军机,却是咸丰身边经常出现的人。咸丰怎么就看上肃顺了呢?按道理,应该是在咸丰登基之前,两人就认识。有人说,是出于郑亲王端华,也就是肃顺的哥哥的引荐。不管怎么说,两人一见如故,而肃顺也就一步登天了。显然,肃顺是个有见识也有胆识的人。在一堆养尊处优、百无一能的满人中,能出这样一个人,心高气傲是免不了的了。看不起身边的酒囊饭袋,是有才之人的共性。皇帝喜欢肃顺,多少是因为太平天国军兴,派出的满大臣一个个都不顶用,肃顺“满人没用”的说法,也就进了咸丰的心里。作为一个满人,看不起满人,这是要引众怒的。只是在当时,有皇帝罩着,大家敢怒不敢言。肃顺任职户部,整理财政,一口气开掉一堆宗室。戊午科场弊案,主考官满人文渊阁大学士柏,说杀就给杀了。多少代都没这样对满人亲贵动真章的了,你一个闲散宗室,凭什么?满人的气,都在肚子里憋着呢。看不上满人,跟汉人打勾连。人称“肃门六学士”中的高心夔和王运,都是一时之选。曾国藩、胡林翼虽说都是自己打出来的,但如果没有肃顺的力挺,也撑不下来。湘军刚出省的时候,虽说就湘军能打胜仗,但曾国藩求一个湖北巡抚都不可得。当时,厘金是诸军的命根子,没有地方大员的身份,征收厘金就是非法。最后,还是在肃顺坚持下,曾国藩才得了两江总督。左宗棠一个举人,在湖南巡抚骆秉章帐下做幕僚,军政大事大包大揽。因得罪了人,被状告到朝廷。咸丰下旨严查,如果发现左师爷擅权,可以就地正法。幸好,当时郭嵩焘在南书房当值,闻讯后,央求王运求肃顺帮忙,肃顺授意,非有下面保荐的奏章上来,他才好开口。于是,时任湖北巡抚的胡林翼上书推荐左宗棠。而肃顺趁机对咸丰说左宗棠是难得的人才,为骆秉章谋划军务,骆秉章之功,都是左宗棠的。就这样,左宗棠不仅没有被就地正法,反而因胡林翼和曾国藩的推荐,被任命为四品京堂。不久即独立率军出征,独当一面,成就了一番大业。左系湘军与曾国藩、李鸿章鼎足而立。然而,当时虽然军务紧急,朝廷危亡,但天下毕竟是满人的。肃顺身为满人,对满人如此轻慢,下几代都未曾有的狠手,把众多的满人,包括亲贵都得罪得不轻。清朝是满人的王朝,有满人政治的圈子,非同小可。有皇帝罩着,肃顺还没大事,一旦皇帝死了,自然众矢簇集。不巧的是,心里只知有皇帝,没有别人的肃顺,不仅早就得罪了咸丰的六弟和七弟(尤其是老六恭亲王奕,跟咸丰有争位之嫌,自然就成了肃顺的敌人),在英法联军打来,咸丰北逃热河之际,因为乘车和吃饭这些事儿,又得罪了咸丰的宠妃叶赫那拉氏。当时跑的急,一时车辆准备不足,叶赫那拉氏只能坐民间征来的骡车,一路上颠簸得很,几次求肃顺能不能换一辆,肃顺都不搭理,事实上可能也换不了。到了热河,由于此地行宫只预备皇帝避暑的,冷不丁,一大伙子人冬天赶到,什么储备都没有。只有皇帝和皇后才能吃上肉,别人只能清汤寡水了。叶赫那拉氏又求肃顺照顾,肃顺还是不理。妇人偏是爱在这些小事上计较,梁子就这么结下了。当初咸丰北逃,留下恭亲王奕主持和议,实际上是置这个六弟于生死未卜之地。但是,没想到奕反而因祸得福,跟英法签了合约,威望大涨,而且英法联军根本没有动北京的守军,这些军队就都落在了奕手上。肃顺为首的襄赞政务八大臣,虽有辅命的名义,可小皇帝却在叶赫那拉氏西太后的手上。一旦叔嫂联手,一个有皇帝,一个有兵马,而肃顺实际上是光杆司令,政变发生,胜负立判。而且,这样的政变,大得满人之心。肃顺看不起满人,自然没把一个宫里的妇人当回事,也顺便看轻了年纪轻轻的恭亲王奕。错莫大于轻敌,没想到,这对叔嫂还真有两下子。一个马失前蹄,遂成千古之恨。一个不可多得的满人能臣,能是挺能的,但百密一疏,就这一疏,送了自己的性命。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