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3年12月20日,中国国家质检总局发布消息称,多个口岸检验检疫机构相继从12批美国进口玉米中检出未经农业部批准的转基因成分MIR162,依法做出退货处理,退运量共计54.5万吨,创2010年中国成为玉米净进口国以来历史最高水平。

同期,来自美国农业部的数据显示,在那一周,中国玉米订购量较前一周暴跌85%,仅有1.9万吨,是自去年9月5日以来最低。另据美国贸易相关机构的统计,12月美国向中国出口的玉米仅占全部玉米出口额的15%,也创下9月以来新低。

这起退运风波给中国内地本已火热的转基因之争火上浇油。尽管美方呼吁中国修订法律认可MIR162基因,有迹象显示,中国官方对转基因作物所持审慎态度并没有松动迹象。继玉米退运之后,又有2000吨来自美国的玉米干酒糟也因为查出MIR612而被中方拒收。

退运风波众说纷纭

遭遇中国退运之后,美方很快为这批玉米找到了下家,转投日本和韩国市场。美国农业部报告显示,仅日本就接收了4.1万吨被中国退运的玉米。但有市场人士分析,日、韩等国的市场容量有限,无法完全吸纳中国退运的农产品,如果两国趁机压价,美国出口商将得不偿失。果然,退运风波后,韩国最大的饲料生产商农协饲料集团(NOFI)在其7万吨饲料玉米的招标中拒绝了所有美方报价,分析人士指,他们之所以放弃招标,是因为可以在市场上买到更便宜的中国拒收的美国玉米。

不过,美国玉米出口目前并没有受到退运事件的严重冲击,去年12月出口量仍高达148万吨,为10月份以来新高。但是农产品期货市场反应强烈,在2013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美国芝加哥期货市场的玉米期货收于每蒲式尔422美分,从750美分的全年最高价下跌43.7%,高居商品跌幅榜首位。其原因就在于主要买家中国的进口规模低于早先预期。

美国农产品期货市场的波动背后,隐藏着玉米出口商、生产商和投资界的普遍焦虑。美国农业部曾预期中国会在2013/2014年度进口700万吨美国玉米,退运风波之后他们调低了预期,认为随着玉米价格下跌,美国相关农产品出口虽然产量增加但是出口额将会降低。而据美国贸易组织Pro Trade发言人的说法,玉米出口形势非常严峻,建议美国政府立即干预。据称,美国政府官员已经利用去年12月两国高层贸易与经济官员年度会晤的机会向中国政府施压,希望中方停止退运举措,目前美方正在评估这次交涉的效果。

对这次退运风波,美国国内众说纷纭。有人认为转基因不过是借口,真实原因是中国今年玉米大丰收,中国政府为了保护国内的农产品销售价格,转而在进口农产品的安全问题上做文章;还有人将退运归咎于中美间广泛的贸易冲突,认为这不过是中国政府的新一轮报复。而主流观点认为,中国政府摇摆不定的转基因政策受到国内民众普遍的反转情绪的影响,短期内看不到有效解决美国转基因农产品出口的困境。

以上各种观点都在有意无意回避一个核心问题:MIR612转基因成分是如何混入这些对华出口的玉米中的?早在两年前,涉事的美国先正达公司就将MIR612转基因玉米提交中国农业部审批,但中方迄今没有批准该品种玉米的进口。在退运风波发生之后,先正达公司绝口不提MIR612的基因逃逸问题,反而向中国政府呼吁尽快批准该品种的进口,不能不让人疑窦丛生。

基因逃逸事件多次打击美国农产品出口

事实上,这次退运风波不过是近年来美国接连爆发的又一起转基因作物基因逃逸事故。

早在去年5月,美国俄勒冈州就出现了一次严重的转基因小麦基因逃逸事故,事故方是与先正达同为转基因三巨头之一的孟山都公司。该公司自上世纪90年代起先后在美国16个州开辟试验田研发转基因小麦,后来因为世界各国极力反对将小麦进行转基因处理,在美国政府施压下,孟山都不得不在2005年暂停该项目,并销毁了绝大多数试验用转基因小麦,仅保留少数植株交由美国政府严密监管。

在那次小麦基因逃逸事故中,被发现的转基因小麦并不是出现在孟山都的试验田里,而是相距甚远的一块休耕地,显示孟山都的销毁工作并不彻底。美国农业部虽然事后进行了缜密的调查,但至今都无法断定该转基因成分的来源。孟山都公司的发言人则含混其词,指责“某人”“蓄意”将转基因种子在田间培育,却对自身疏于防范的过失绝口不提。

作为美国第二大小麦进口国的日本,闻讯后马上撤销购买美国西部白小麦的合同,转向加拿大进口该品种小麦,还要求美国政府提供详尽的调查报告,并且在相关的检测设备开发出来之前暂停一切相关贸易。欧盟声称将对来自美国的小麦进行严格检查,禁止一切转基因小麦的进口。随后,中国、韩国和菲律宾等国也相继采取防范措施,重创了美国小麦的出口,以出口为导向的美国西海岸各州小麦生产基地更是损失惨重。

数月之后,美国西北部紧邻俄勒冈州的华盛顿州也发生了基因逃逸事故,这次被波及的农作物是苜蓿。作为畜牧业和乳业的主要饲料,苜蓿是美国产量仅次于玉米、小麦和大豆的第四大农作物。美国允许对苜蓿使用转基因技术,但进口国通常不会接受转基因品种,因而转基因苜蓿通常仅限于美国国内使用。去年8月,在一批没有使用转基因技术的出口苜蓿中,发现了孟山都的苜蓿转基因成分,美国农业部调查再次无果而终,导致国外买家纷纷取消订单,沉重打击了美国苜蓿的出口。

据美国政府问责办公室报告统计,在2008年以前的8年间,总共仅发生六起基因逃逸事故,且无一涉及玉米、小麦、苜蓿等主要农作物。去年则连续发生逃逸事件,对美国农业出口的打击也随之加大。

不过有分析认为,美国作为世界最大的农产品出口国,其玉米、大豆、小麦、棉花、甜菜、水果、蔬菜各个领域都居世界农产品出口量前列,多数产品市场份额超过50%。基于美国庞大的出口份额,很多进口国即使暂时拒绝美国的“涉转”农产品,因为在市场上找不到其他卖家填补其进口缺额,最后仍会购买美国农产品。因此,上述事件对美国农产品出口影响有限。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