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四年一度的大选往往充满故事,情节曲折变化,前景诡异难测。总统参选人的出没,党派之间的争斗,选民们的爱憎,“黑马”的出现,投票的结果,动物交,就如一出出戏,令人焦虑、惊异,也令人高兴、满意或沮丧、失望。

许多次大选的结果都出人意料。大选中,当政党代表大会陷于僵局、需要妥协人选时,便会出现令人意外的“黑马”(dark horse),如1844年的波尔克、1852年的皮尔斯、1860年的林肯、1876年的海斯、1880年的加菲尔德、1920年的哈丁、1976年的卡特。他们之中有伟大的总统林肯,也有腐败的总统哈丁。

2016年美国大选,70岁的纽约地产大亨、亿万富翁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闯入选战,也可以说是一匹“黑马”。但先前的“黑马”是别人把他们从政界“马厩”里牵出来的,而特朗普则是自己从商界“马厩”里冲出来的。他是一个地道的商人,从学校毕业后就一直经商,毫无政治经验,缺乏国际常识,却贸然登场,喊出“让美国再度强大”的口号,宣告要当总统,这实在令人感到意外,也只有这样的“黑马”才叫人瞠目结舌。

而民主党候选人希拉里·克林顿(Hillary Clinton)在党内的进阶之路则相对顺畅,她很快获得了党内竞争对手伯尔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和总统奥巴马的支持。继特朗普于7月18日正式获得共和党内总统提名后,7月28日,希拉里在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获得总统提名。2016年美国总统大选的拉锯战进入白热阶段,未来仍然充满变数。

口无遮拦的特朗普

特朗普是典型的商人,子承父业,于1970年代打入曼哈顿地产市场,通过经营地产、赌场、橄榄球队、高尔夫球场、葡萄酒和所谓“大学”成为美国最富裕的企业家之一,1980年代,其姓氏甚至成了纽约市的象征。

他以招摇过市的经营手法引人注目,自称以“3L”经营方式——杠杆作用(即举债经营)(leverage)、运气(luck)和地点选择(location)获得成功,但也背负过巨债,申请过破产,为人刁钻难缠,诉讼不断。 他确实很有名,他用自己的名字来命名他所有的大厦、城堡、饭店、学校、商品,还主持过真人秀《学徒》来推销自己,尤爱接受采访,频频出现在卡通片以外的所有电视屏幕上,但有人说他恰恰适合演卡通片。

共和党似乎没有一个更有力的、众望所归的人出来竞选第45届美国总统。初选开始,有17个共和党人亮相,宣布参选,阵势雄大,可在特朗普左右开弓的猛烈攻击下,在多场竞选辩论、各州初选、“超级星期二”之后,一个个退下阵来。

一年多来,美国媒体关于特朗普的报道连篇累牍,他的照片、漫画到处出现,美国的2016年简直就是“特朗普年”。人们在会场上、电视上看到的这个纽约富商确实是商贾形象,毫无政治家气质。他傲慢粗鄙,口无遮拦,骂骂咧咧,刻薄伤人。他骂奥巴马总统是个“小丑”、“最大说谎者”,骂参议员伊丽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是“放荡的印第安人”。美国人的惯用语“政治上正确”,对他而言无非是一句废话,他爱怎么说就怎么说。

关于移民,他说,墨西哥移民带来毒品、罪行,各个都是“强暴犯”,所以要在美墨边界筑围墙;要遣返非法移民,禁止穆斯林入境,拒绝接收叙利亚难民。他在亚拉巴马州一次竞选集会上说,纽约世界贸易中心大厦遭恐怖袭击倒塌时,他“看见成千上万的新泽西州居民欢呼庆祝”,以此暗示住在哈德逊河西岸的穆斯林美国人如何卑劣。其实,他所说的是当时的谣言,媒体早已辟谣,而他却以“亲眼所见”来煽动仇恨情绪。

对女性,特朗普也信口开河,说他讨厌的女人是“狗”、“胖猪”、“讨厌的畜生”。谈及贸易,他要终止与外国的自由贸易协议,对来自中国等地的进口产品征收惩罚性关税,还说中国是“货币操纵国”,“中国强暴美国”,而他自己的企业有大量商品都是“中国造”,他身上的套装是“墨西哥造”、领带是“中国造”,动物交,他的家具造于土耳其,酒酒具造于斯洛文尼亚。

他憎恶环境保护措施,甚至说他的发型喷雾因环保措施而不如以前有效。他甚至说,地球气候变化问题根本不存在,那是“中国人制造的骗局”。

他说他“很懂外交”,“很了解俄国”,“因为两三年前我曾在俄国主持世界小姐选美活动”。他又说,伊拉克的萨达姆·侯赛因、利比亚的卡扎菲若仍在掌权,世界会“百分之百”更好。

谁在反对和支持特朗普?

共和党内大多数人都意想不到特朗普异军突起,且有不可阻挡之势,对他既反感、厌恶,又惊惧、无奈。50多名共和党资深外交政策人士签写联名信抵制特朗普。2012年共和党总统候选人米特·罗姆尼在犹他大学演讲中说,他相信特朗普是个“假货”和“说谎者”,“他说的很多话来自他的想象”,若能当选,他将“不可信任”,“让别的国家面临灾难”。保守刊物《国家评论》出了反特朗普专刊,《标准周刊》称特朗普是“大骗子”、“假保守派”。共和党战略家里克·威尔逊(Rick Wilson)说:“上帝是我的见证人,我永远不会投特朗普的票。”该党主流派人士、布什家族均未出席特朗普被提名的全国代表大会。

美国舆论普遍反对特朗普。奥巴马总统批判他“散布危险的思想意识,令人想起美国历史上最黑暗、最可耻的时期”。联邦最高法院法官鲁丝·金斯伯格(Ruth Ginsberg)本不便干政,却憋不住要说特朗普是一个“骗徒”,一个“以自我为中心的人物”,“他随口说出些刚进脑子的话,其思想不合乎条理”,媒体则对他过于客气。

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保罗·克鲁格曼(Paul Krugman)在《纽约时报》专栏文章中写到,特朗普的“个性会危及整个世界”,动物交,他在政治上相当无知,“即使你体谅他无知这一事实,他可能比你想象的更无知”;至于他的财富,“有人估计比他自己所吹的要少得多,其收入也可能比他自己所说的要低得多”,所以“他拒绝公布他的报税单”。

得克萨斯大学公共政策教授保罗·米勒(Paul Miller)撰文阐明“每个美国人均应反对特朗普的5个理由”:他羡慕俄国普京这样的专制者;他怂恿暴力行为;他喜用诽谤性语言;他不赞成法律之下的平等;他是美国的“法西斯分子”。

然而,尽管有强大的反对声浪,特朗普却势不可挡、人气超高,共和党根本无法驾驭这匹“黑马”,眼看其脱轨言论与共和党路线相悖,以致使共和党濒临分裂局面。特朗普毕竟具有精明、诡诈的商人头脑,他清楚地看到美国当前有大批“愤怒的白人”——学历偏低的年轻蓝领白人,因公司转移国外或因移民增加而失业的白人,还有收入偏低、薪水不涨的中产阶级白人,他们不满现状,心怀怨怼,不在乎“政治上正确”与否,不在乎有什么样的建制,而只要有好工作、好收入,他便迎合他们,有意用反移民、反自由贸易的“不正确”言论来投其所好,以赢得他们的支持。

在当前世界恐怖主义活动猖獗的情况下,聪明的特朗普更利用人们的恐慌情绪和反移民心理,宣扬“美国第一”、白人至上、孤立主义、排外思想、种族歧视。他的聪明还表现在与此同时抛出一些与共和党宗旨不同的政策,如支持对富人加税、反对删减社会福利、支持全民健保制度,这就又增添了拥戴他的人。不过,当他表示这种态度的时候,他说不出任何具体构想和计划,人们也因此怀疑这只是他为捞取选票而开的空头支票。

美国有这么一大批人拥护特朗普,真可显示美国当前的社会状况。收入不平等、贫富悬殊的现象确实十分严重,这在很大程度上与历年来控制国会的共和党的方针政策有关,而如今贫苦的白人选民,却拥护特朗普这样的共和党亿万富翁。有学者写道:“特朗普的吸引力并不奇怪,白种劳工阶级理所当然地因其被漠视的处境感到气愤”,特朗普便蓄意以迎合他们的言论让他们的气愤情绪得到宣泄,再把选票都投给他。《纽约时报》有文章说:“在一个大多数有权有势者是白人的国家里,特朗普在为感到无权无势的白人表达愤怒。”

7月18日,在克利夫兰举行的共和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特朗普被提名为总统候选人,其竞选伙伴、副总统候选人为印第安纳州长迈克·彭斯(Mike Pence)。这次大会被戏称为“白色会议”,因为与会者基本上都是白人,特朗普的口号“让美国再度强大”因此被人篡改为“让美国再度变白”。

同党桑德斯紧逼希拉里

2016年大选,民主党内部也矛盾重重。该党倒不像共和党那样一下子冒出那么多参选人,希拉里·克林顿宣布参选时,没有别的同党人出来应战,似乎全党团结一致。但当佛蒙特州国会参议员伯尔尼·桑德斯稍后一亮相,便顿显民主党的这场选战也不冷清、单纯,表面团结的民主党原来也存在严重分歧,分裂成了“进步”和“温和”两派。

桑德斯今年已75岁,比当年69岁参选的里根还大6年。他自称为“民主社会主义者”,自己没有财力,也拒绝富豪财团的巨额捐款,却提出了响亮的竞选宣言:“我们应该开始一场政治革命,使千百万各行各业的美国人都为真正的改变而斗争。这个国家属于我们所有人,而不仅仅属于亿万富翁阶级。此为此次竞选的根本目的。”

言简意赅,桑德斯要使这次大选成为一次“政治革命”。出人意外的是,这位年已古稀的老人竟得到许多人、尤其是被视为“理想主义者”的年轻一代的喝彩。年轻人们觉得,桑德斯有如一个在晚餐桌上讲自己心里话的伯伯或爷爷,可与他的主张人人平等的理念和政策共鸣,因而成了他的“粉丝”。他在多州赢得初选,尽管与希拉里一直有差距,但也有几乎与她平分秋色的时刻,对她构成明显的威胁。

经济学家克鲁格曼支持希拉里,不支持桑德斯,他认为,桑德斯具有理想主义和进步运动所需要的旺盛精力,但有焦躁情绪,这位佛蒙特参议员“借重于轻率的口号,不能深思熟虑”,如“拆散大银行”这个口号就并不妥帖,因为经济危机的根源并不在大银行。桑德斯指责希拉里与华尔街关系密切,接受高额演讲费,克鲁格曼说,这是事实,但这种关系并未改变她的政治立场。

在希拉里明显占绝对优势的情况下,桑德斯也迟迟没有退选,他的目的就是迫使希拉里接受他的政治观念和政策,使她以及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更靠近左的路线。有评论家指出,他的这个做法有如20世纪初期的社会党领袖尤金·德布斯和诺曼·托马斯,他们主张进化社会主义,多次竞选总统均归失败,但成功地使民主党向“左”靠拢。

实际上,“温和派”希拉里在“进步派”桑德斯相逼下,确实也采纳了他的重要政纲,如她宣布的大学学费方案,将使家庭年收入低于12.5万美元的学生能免费就读本州公立学院或大学,还将老年医疗保险购买者的年龄降至50或55岁。她原来支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TPP)这一自由贸易协定,后随桑德斯而改变态度。《纽约时报》记者蒂莫西·伊根写道:“不论最后发生什么,桑德斯已把民主党推向平民主义左翼。”

希拉里的“负面形象”

从阿肯色州第一夫人、白宫第一夫人、国会参议员到国务卿,希拉里·克林顿已有40年政治经验,在美国家喻户晓,有人喜欢,也有人不喜欢。2008年大选,她输给奥巴马,但未丧失重返白宫并由她入主的雄心。应该说,她在政治上已更趋成熟,在整个选战过程中表现出坚毅而稳健、雍容而敏锐的态度。

在这个大选年,始终有一把“达摩克利斯剑”悬在希拉里的头顶上,让她提心吊胆,也一直让她的支持者们担忧。那就是所谓“电邮门”,她在任国务卿期间使用私人电子邮件伺服器的问题。经联邦调查局(FBI)调查,其邮件中含有机密资料,她本人自愿接受FBI长达近4小时的讯问,承认错误,感到抱歉。这些机密电邮中有多少属于“绝密”?究竟有没有往外泄露?有没有造成损害国家利益的严重后果?希拉里的交代是否可信?为什么有许多邮件被删除?这些疑云一时难消,共和党及其参选人特朗普则认定,这是可以起诉希拉里、将她置于死地的“冒烟的枪”,尼克松就因“水门事件”这把“冒烟的枪”黯然辞职。

直至7月初,联邦调查局局长詹姆斯·柯梅(James Comey)宣布希拉里不应为电邮事件受刑事起诉,她接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提名的最大障碍才终于被清除。柯梅说,希拉里“并未有意散发或任意处置秘密信息”。

共和党也曾企图将2012年美国驻利比亚加班西领事馆4名外交人员遇难事件归咎于当时任国务卿的希拉里,但后来似乎觉得有些牵强而作罢。

由于“电邮门”,不少美国选民觉得希拉里“说谎”、“不可信赖”,民意调查支持率因此偏低。《纽约时报》专栏作家托马斯·弗里德曼(Thomas Friedman)为此撰文为希拉里辩护,其题目为《克林顿的小谎及其对手的弥天大谎》。他写到,特朗普才的确不可信赖,他说自己说“实话”,其实是他常常没把事情弄明白就自我矛盾地胡诌一番,“希拉里·克林顿固然因判断有误说过一些愚蠢的小谎,但这不会影响到我的家庭和我的国家,我的孩子们不会因此受害”,特朗普讲的则是“弥天大谎”,如果他有机会干他想干的事,“他的弥天大谎会压垮整个国家”。

希拉里知道不少选民对她有不良印象,以前她常将此归之于右翼阴谋论、共和党数十年对她的野蛮攻击,但此次大选,她态度从容,在芝加哥对一些民众说:“我知道很多人对民意调查员说,他们不信任我。确实如此,我犯过错误,所以我理解人们对我有疑问。”据她的顾问们说,为消除不信任感,她正努力注重人格,踏实地进行竞选,慎重地制定政纲。

希拉里面对内外两个劲敌——桑德斯和特朗普。桑德斯逼迫她接受他的政见,特朗普则通过谩骂、造谣、人身攻击来损坏她的名誉,公开称她为“狡诈的希拉里”,说她“应进监狱,让这样的人当总统是美国的耻辱”。盖洛普民意测验要求美国人说出他们听到希拉里·克林顿的名字后首先想到的词语是什么,在特朗普的恶劣影响下,其结果是:“不诚实”、“说谎者”、“别相信她”、“罪犯”、“狡诈”、“窃贼”、“应进监狱”,动物交,等等。

对特朗普的许多言行,希拉里予以抨击。特朗普说,他因其商业记录而有资格当总统;希拉里说,他自称“债务之王”,并要用借债不还而发财致富的办法来解救美国,首任财政部长汉密尔顿若得知,“将会从坟墓里跳将出来”。特朗普因自己出了不少经商之书而得意,希拉里说,她看到每本书的结尾似乎都是“Chapter 11”(即《联邦破产法》第11条,规定当一家公司不再有能力向债权人偿还债务,或预计今后也无法偿还时,可申请第11条“破产保护”)。特朗普说,为解决经济问题,如果需要,他可以“出售美国资产”,希拉里质疑道,他是不是要“全部出售我们的航空母舰和自由女神像”,并“让某些亿万富翁将幽山美地国家公园变成私人乡村俱乐部”?

谁是最合适的接班人?

对2016年大选,奥巴马总统起初持中立态度,到了3月中旬,他与民主党全国委员会在得克萨斯州奥斯汀秘密召开民主党捐款者会议,建议他们不再给桑德斯捐款,呼吁民主党人团结起来,不让以特朗普为代表的共和党参选人有任何可乘之机。6月初,奥巴马劝说桑德斯转移竞选重点,并明确表示支持希拉里。他与希拉里同乘“空军一号”总统专机前往北卡罗来纳州夏洛特,在此次竞选中第一次与希拉里一起在群众大会上亮相,公开支持这位8年前的竞争对手,他说:“我告诉你们,希拉里·克林顿经受了考验。绝无其他男人或女人更有资格进入总统办公室。”

2016年美国国庆节后几天,有几个州的初选尚未进行,希拉里便获得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初选的足够选票,可在全国代表大会上获得提名。她的票数不仅来自初选的普通代表,而且还来自720名“超级代表”——民主党权威人士、民主党官员、国会议员和重要捐款者等。

7月25-28日,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在费城举行。尽管会场内外都有不少桑德斯支持者表示抗议,反对希拉里,发出嘘声,但民主党许多重要人士及嘉宾,如伯尔尼·桑德斯、伊丽莎白·沃伦和米歇尔·奥巴马都在会上发言,呼吁全党团结,认可希拉里。

桑德斯以老年人少有的洪亮嗓音表示支持希拉里,动物交,其毕业生代表演讲式语调使有些代表感动得流泪。

第一夫人米歇尔说:“每当面临危机,我们不应互相攻击。我们应互相倾听,动物交,互相依靠,团结使我们永远强大。”

沃伦提醒桑德斯支持者说,如在11月不投票给希拉里,那就有可能把特朗普送进白宫,而此人如今在美国人中搞离间分化,若由他当总统,就会出现“白人反对黑人、拉丁美洲人,基督徒反对穆斯林和犹太人,异性恋者反对同性恋者,人人反对移民”的局面。

全国代表大会上的2205名普通代表、602名超级代表将票投给了希拉里·克林顿,总数2807票,超过所需要的2383最低票数,使她终于获得提名,成为美国第一个由主要政党提名的女性总统候选人。她的竞选伙伴、副总统候选人、弗吉尼亚州国会参议员蒂姆·凯恩(Tim Kaine)同时获得提名。

7月27日, 奥巴马总统出席民主党代表大会并发表演讲,为希拉里获得提名、成为他的“最合适的政治接班人”而热情喝彩,并指出民主党的最大希望就是抵制那些类似特朗普的“国产煽动分子”,动物交,以此来保护民主制度。他也承认,经过这次激烈的提名之战,民主党目前仍处分裂状态,克林顿女士也确实“犯过错误”,但他认为,克林顿女士是一个“公仆”和“爱国者”,他相信,她不仅是他的、而且也是全体美国 人的“可靠而可信赖的盟友”,美国人民需要这样一个“斗士”来帮助他们改善生活、保障安全。

希拉里·克林顿在接受提名演说中指出,国家现在仍处于“严峻竞争时刻”,希望选民们拒绝共和党被提名者特朗普制造分裂的政治理念和好战政策,她自己,作为坚定的、爱国的美国人,将挺身而出为所有种族、各种信念的公民们反对伊斯兰恐怖分子、解决经济问题、制止枪支暴力造成的混乱。

她承认说,在她当了8年第一夫人、8年参议员和4年国务卿之后,许多选民对她仍未认同,这是因为她在所有这些年的公众服务中更多注重“服务”,而忽视联络“公众”,所以她在演说中回忆自己的卑微出身,总结从教会和母亲身上获取的生活经验和教训,更明白了“无人独自一人度过一生”、需与公众联络沟通这个道理。

她在演说结尾激动地说:“作为我母亲的女儿、我女儿的母亲,我在这里,很高兴这一天的到来。我为所有的祖母、外婆及小女孩高兴,动物交,为老老少少之间的所有女性高兴。如今天空有限,但并无天花板。所以,让我们继续前进,直至全美国一亿六千一百万妇人和女孩都有她应该得到的机会。”

2016年大选,美国人群情激奋,众说纷纭,辩论、争吵甚或人身攻击、暴力冲突到处发生,媒体的报道可谓铺天盖地,层出不穷。这一方面似乎显示了美国和政党的分裂现象、有些美国人的狭隘思想和粗鄙作风;另一方面也说明美国人对国家前途和个人命运的关切,那些红火、热闹的场面,似乎预示这个国家将真会有改变和希望。

从两党全国代表大会结束到2016年11月8日选举日,这是希拉里与特朗普继续激烈竞争的100天,美国人以至各国人都会拭目以待,看究竟是谁将成为第45届美国总统,美国究竟会不会出现第一个女性总统。诡异难测的美国大选,牵动众多人的心,一个新总统未必能使一个国家迅即发生巨变,但一个好总统毕竟能让人民生活得更平等、更安全、更放心。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