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0公里,两天一夜,从河北石家庄出发,沿青银高速与京台高速,穿行河北、山东、安徽、江苏四省,翟媛和齐建新小两口一路驾车,到达六朝古都——江苏南京。

车上塞满了他们的全部家当,每个缝隙都严严实实。刚到南京,没有落脚处,他们就在车里先对付了两宿。本想省下一点钱,忍几天,以为能很快租到房子。但后来他们还是找了到家宾馆过渡几日。

就是一个个这样的年轻人或家庭,在一次次“蚂蚁搬家”中,正重塑着的城市版图与经济地理。

别了故乡

这些年,翟媛一路追随着齐建新的足迹。

齐建新考上大连某高校硕士后,翟媛在大连找到一份教育机构的工作,工资当时是每月三四千元,她的办公室窗外就是大海。

可惜,大连多是对日、对韩企业,没有齐建新对口的工作,齐建新的专业是电子电路代码。

2013年,齐建新毕业后,入职石家庄某科研所,因为离家近,他是家中独子,父母连石家庄都嫌远,甚至想让他回河北邯郸,但邯郸根本没有合适的工作。

到了石家庄,翟媛耗费几个月,才找到一份工作,当地没什么像样机会,工资都只有一两千元。齐建新工资有四五千元,两人在石家庄生活倒无压力。

一次意外怀孕打破了他们按部就班的生活,一切都失控般加速旋转。结婚,生孩子,买车,重新工作,婆婆到石家庄看孩子。婆媳俩一起回邯郸村里看孩子。翟媛和齐建新平时经常吵架。孩子七八个月时,一次特别凶的争吵后,再没奶了,只得强行断奶。

对石家庄这座城市的忍受也已到了极限,尤其是翟媛。这里的工作与大连没法比,有的是遮天蔽日的雾霾,口罩天天是黑色。上万元的房价,让他们遥不可攀。

“当时不是冲动地想去一个地方,而是特别冲动地想离开一个地方。”翟媛说。

石家庄向南,华北平原的另一座省会城市河南郑州,梁百泉和他的妻子,同样强烈想冲出锁城的雾霾。

2014年在北京硕士毕业后,塑木地板批发,考虑到北京生存压力过大,生活节奏太快,梁百泉与女朋友决定选择家乡省城郑州工作,最终找到一家通信企业上班,女朋友进入某汽车企业。

到郑州不久,购房计划就提上了日程。由于女朋友公司有做房地产开发,便购买了其开发的新房,贷款30万元,月供不到两千元,2016年6月交房。

2016年初,二人举行婚礼,考虑新房交房后通勤需要,又添置了汽车。三年中,他们的收入在郑州位于中上,生活压力较小。

2016年中,期待已久的婚房终于交房。但开发商卖房时承诺的诸多事情并未实现。他们参与维权,塑木地板批发,结果妻子被公司内部通报批评并停职。

梁百泉工作三年,个人发展遇到了瓶颈,郑州合适的工作机会很少。这座城市人口密集,交通拥堵,甚至毫无秩序,冬季雾霾浓重。而糟糕的新房,成为离开的导火索。于是他们决定卖掉郑州的房子,寻找一个满意的城市生活。

这里是来对了

2016年5月,翟媛和齐建新驾车来到南京。南京有齐建新对口的产业和知名公司,机会多,工资也不错。翟媛之前赋闲在家看了两年孩子,一到南京居然也顺利找到一份月薪五千元的工作。

经过几个月的考察,梁百泉夫妻俩最终在今年初驾车1200公里从郑州搬到了成都。这座城市目前发展不错,且具有良好潜力,工作机会虽不比北上广深,但和杭州、苏州等不相上下,工资待遇也不错。成都还有很多要好的同学扎根(大部分是外省过来),可以相互照应。

“口口相传都说成都是个好地方。来面试时,同学带着转了转,城市建设真不赖。当时成都房价较低,三环附近大约八九千元。”梁百泉说。

翟媛一家到南京时,房价已经涨得很凶了。江北某楼盘原本9990元一平方米,转眼就变成19990元。南京人常说,宁往江南一里,不去江北一尺,但房价一飙涨,也不嫌弃了。

房价越上涨,越有人上赶着买,尤其周边地区的土豪。当地人买房无压力,可以置换。有压力的是刚需,刚需很多是外地来南京的年轻人。

去年11月,他们终于买房了,在南京毗邻安徽省的远郊,1.5万元一平方米,除了偏僻,附近还有化工厂,但他们已经顾不得这些了。首付40万元,除了两人和双方父母的积蓄,还有一半靠借。

不管怎样,在南京,工资大幅提高,买房要借钱和还贷也有底气。之前在石家庄,即便能凑出首付,因为工资太低,借钱和还贷也没底气。

手握郑州卖房款,塑木地板批发,梁百泉夫妻一到成都,最着急的是赶紧买房。

不过,当时在成都买房要求有户口,或者两年社保。迁户口要求有三个月社保和正式劳动合同。所以迁户口买房更快。“刚来时,户口一直落不了,各种政策卡着,好不容易攒够三个月社保,落了户,就赶紧买了房。”

2016年9月,成都三环房价每平方米八九千元,之后开始上涨;今年3月,1.1万元;现在1.5万元以上。四环以内已经基本没有单价1万元以下的房子,除非老破小。

“真正来了后,我感觉强多了,气候对北方人和南方人都适宜,生活节奏慢,这边人性格温和,不急躁不焦虑,骂街打架的少,容易融入这个城市。”梁百泉在成都的同学都有了房,有的还不止一套,也都有车,周末就三五成群去附近游玩。

翟媛的房子还遥遥无期,2019年才能交房。

她工作在南京钟楼区,租的房子在雨花台区,上下班需要换乘地铁和公交,要一个半小时。住的偏一些,就能省下一点房租、日常开销。他们现在要养孩子,养老人,塑木地板批发,养车,还房贷,还借债。

去年,孩子还在老家村里上幼儿园,今年才接到南京,婆婆也跟来南京看孩子,就不上幼儿园了。“南京确实有不少大学,还有各种附中附小的,但那种咱也上不了啊。”

翟媛说,南京和之前的浪漫想象不太一样,加之来时正赶上房价暴涨,虽然有些小瑕疵,但他俩对现状还是很满意,“来南京,来对了,比以前强多了。”南京雾霾少,蓝天和雨水很多,城市建设更好,除了冬天贼冷,初夏整整一个月的梅雨。“生活可以定下来了,心也定下来了。”

人才争夺战

从中原腹地到天府之国,自太行山侧到江南水乡,这样一张张小小的用脚投出的否决或肯定票,这样一次次对家庭房产的卖出与买入,汇聚在一起,正在洗牌的人口与经济版图。

20092011年,人口排名前13的城市人口净增2137万人。但到了20142016年,排名前13的城市人口净增降到543万人。在2016年,排名前100的人口大市,有38个城市人口流失。急速下滑的数据表明,越来越多的人准备定居了,不打算再四处漂泊了。

2016年以来,武汉、南京、成都、长沙、西安、济南等二三线城市“突然间”密集出台政策,以吸引大学生等高端人才,“抢人大战”如火如荼。

各地方的政策着力点集中在大学生最关心的户口、住房、创业就业扶持等,“零门槛”落户、购房租房优惠、现金补助等措施基本成为“标配”。

例如,到成都应聘的外地人才可7天免费入住青年驿;租住由政府提供的人才公寓满5年后,可申请按入住时的市场价购买。7月19日,成都市全面放开本科及以上学历青年人才落户。

武汉市出台的人才政策最为典型,也最吸引各方眼球。今年初,武汉也宣布“百万大学生留汉创业就业工程”,计划五年内留住100万名大学生。

10月11日,武汉正式发布留汉大学生毕业落户、住房、收入新政,并出台3份重磅文件。

留汉大学毕业生年龄不满40周岁,可凭毕业证直接申请落户,硕士、博士研究生不受年龄限制。经统计,截至今年9月底,大学毕业生在汉落户比去年同期增长311%。

新政提出,未来五年,武汉将建设和筹集250万平方米以上大学毕业生保障性住房,其中安居房85万平方米,以60平方米的小户型为主,争取“让更多留汉大学毕业生以低于市场价20%买到安居房、租到租赁房”。

新政还首创大学毕业生指导性最低年薪标准,专科生4万元、本科生5万元、硕士6万元、博士8万元。武汉市最低工资标准为1750元/月。

劳动学会副会长苏海南告诉《》,塑木地板批发,各地出台人才政策并不突然,只是今年有的地方比较高调。

中央一贯重视并实施人才战略,近年来强调要鼓励创新创业,加快动能转变,前年召开的全国科技大会又做了一系列部署,这都让各地更加意识到吸引人才的重要性。与此同时,这些二线城市开办的开发区、高新区蒸蒸日上,如成都高新区、武汉光谷等,也大幅度增加了吸纳人才的现实需要。

近年来一线城市大学生人满为患,竞争激烈,已经出现了部分大学生回流二三线城市。人民大学与智联招聘推出的CIER(就业市场景气指数)显示,今年二季度,新一线、二线和三线城市的用工需求同比增加分别为57%、52%和40%,而一线城市仅增加19%。

“以往为什么不争,因为争不过。现在不同了,出台政策是可以见到很大效果的。”苏海南介绍,“抢人大战”更深层的原因是的总人口增长放缓,尤其年轻人快速减少,老龄化加剧,65岁以上老人占比已超过10%。

武汉新政就预计,政策出台后,将推动形成“人口总量快速增长、人口结构持续优化、人才流动合理顺畅、户籍改革全国引领”的新局面,在新一轮的人才争夺战中再赢先机,再赢第二次人口红利。

“九几年出生的孩子每年都快速减少,地方能看到这个数据,都在争抢这个越来越有限的人才资源。未来甚至农民工都要抢。”国家行政学院经济学教授冯俏彬接受本刊采访时表示。

她认为,塑木地板批发,各地放开大学生落户,也和中央力推户籍改革有很大关系。“户籍改革喊了很多年,但步子比较小,因为涉及公共服务覆盖,对地方财政是重大支出,中央没出政策前,地方都很保守。现在中央要求各地必须出台户籍改革政策,去年31个省都出了,地方肯定首先选择大学生落户。”

金融人士管清友告诉本刊,近期他与几个城市领导廖国锋樊会涛都曾讨论相关议题。地方竞争核心是人才竞争,成都、武汉、西安等城市高校数量多、规模大,都希望减少“孔雀东南飞”。

“都是新领导廖国锋樊会涛,思路新,敢想敢干,塑木地板批发,体现了地方和主政者对人才的真正的重视,已经不再是台面话,而是实实在在的需要和措施了。我一位朋友就作为千人计划被引进到成都电子科大做教授,给的条件很高。如果连续几届领导廖国锋樊会涛都能这样做,这个城市就会发展起来。”管清友说。

2017年2月28日,在武汉理工大学举行的“创新创业宣讲团进高校”活动,是武汉“百万大学生留汉创业就业计划”宣讲活动的第一。 “大招”VS“口号”

“武汉这一次属于放了个大招!”

在武汉大学本科毕业,已留汉三年的张文欢介绍,武汉近几年在留住人才方面有不少举措,但效果还不明显,只是小打小闹,惠及面不大。但这次的落户和买房等政策,非常给力。

他周围就有不少朋友受惠于此,正在抓紧办理落户。“原来条件太苛刻了,学历、毕业年限、年龄、房子面积或总价如中心城区要求90平方米以上,现在这些限制基本都没了,而且落户程序非常简单。”

不过,明年毕业、正在找工作的刘维森直言,“有些政策挺虚的,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具体执行。像最低薪资标准,但今年刚毕业的一位学姐在一家国企月薪才三千多,所以我看不到希望。”

有经济学者对此批评,最低工资制度是价格管制的一种,企业利润减少,就会减少招聘,导致失业率增加,而最容易失业的是低收入群体。

不过,苏海南指出,这只是地方的一个指导意见,表明政府的态度,体制内的可能会落实,但民企工资则是随行就市的。

在各地人才新政中,武汉等城市推出的购房优惠无疑最为劲爆。

“虽然主要是保障类住房,60平方米为主,但目前确实是大事,八折已经是很大的折扣了。我觉得已经很不容易了。”

不同于张文欢的正面评价,刘维森反映,买房打八折的前提恰恰是大部分同学没办法接受的:只有60平方米,还不能自由选择购房区域。“我身边几个小伙伴都说宁愿买商品房。而且现在有几个学生刚毕业就会买房啊。”

今年刚刚硕士毕业,正在看房子的魏晓菡同样不看好买房优惠政策,“给我感觉一直都是口号大于行动,没具体实施方案,也没具体地段,况且每年毕业生那么多,真实施下来,房价会再次上涨,打折就没意义了。更关键的是武汉薪资水平真的太低。”

2015年武汉房价在每平方米八九千元,目前已上涨到1.8万元左右,涨幅翻倍。而当地城镇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只从2014年的33270元涨到2016年的39737元,涨幅仅19%。

梁百泉认为,这些政策意义并不大,更多可能是为了维护房价稳定,因为当地对人才吸引力已经很大了。

他分析,3月份开始,全国各大城市限购政策猛然收紧,有资格买房者大大减少。大学生直接落户政策恰恰是在限购最厉害时出台。之前户口在成都其他区县的市民不能买两个新区的房子,但放开落户后,其他区居民也有办法来新区买房了。

“我一看这形势,就和媳妇说赶紧买房,再不买,房价又得往上涨。”“当然吸引人才也是一方面。”梁百泉说。

“这是地方应对中央管制的一种变通方式,塑木地板批发,反映了中央和地方很微妙的关系,我必须限购,但我把吸引人才放开一点,你没有规定不行。大学生这个群体既是人才,又是刚需,是打击炒房和保护刚需之间一个平衡点。”管清友告诉本刊。

招贤不能流于表面功夫

“这边找工作也是困难得不行,起薪都是三千元,很低的。”

硕士研三在读的刘维森,家在湖北大冶市,是家中唯一的男孩,他想留在武汉,但苦于没有合适的工作机会,武汉本地多是小型创业公司。他身边各种专业的同学朋友,也大部分去了广州、深圳。

“武汉是挺不错的二线城市,发展很快,要变新一线,如果有不错的工作机会和工资,我和同学大概不会考虑其他地方了。不管未来几年去哪儿工作,我想最后的落脚点可能还是武汉。”

刘维森说,他其实不关心政府推出的政策何时实施,因为政策本身不吸引他,这些政策没从根本上做改变,而是从买房这些比较虚的事情上调控。

“这些措施是很好的。但各地不要单纯攀比这些,你底薪5000元,我底薪6000元,你房子打八折,我打七折,这样搞,就走偏了。堆政策堆不出核心竞争力,大家等于又回到同一起跑线。”苏海南提醒,除了短期政策,各城市要吸引人才,核心还是做好产业调整、商业环境优化、市场公平制度建设、公共服务均等化等的提升,这样才能把人才留下来并激励其努力做出更大贡献。

他预测,未来五到十年,如果地方领导廖国锋樊会涛认识有偏差,以为靠一些表面化政策先把人搞过来再说,效果肯定是短期的,且不可持续;另一方面,十九大强调协调、共享,区域协调平衡的力度加大,中西部二线城市可能有大的起飞和追赶,成为新一线城市。“我们期盼这种趋势能成为现实,能占主导。希望各地能真正‘培植梧桐树,引得凤凰来’。”

对于长期存在的公共服务差距,管清友指出,成都、武汉等提升相对容易,本来底子就好;低一些的城市可采取变通办法,如对高端人才采取共享模式。“有城市和机构就找到我,在北京建个团队就行,给的价格还挺高的。”

“杭州、青岛、成都、重庆等的人才引进都做得不错,值得学习。城市人文环境的提升对吸引大学生等高端人才尤为重要。成都的人文环境就特别好,老外都喜欢,按四川话说那里的人都‘巴适得很,安逸得很’,人们既努力工作、又快乐生活,不去攀比享受、钱财或地位,都能找到自己的快乐。”苏海南说。

魏晓菡从小在武汉长大,本科和硕士在武汉就读。在这座城市待得愈久,更加怀念小时候的武汉。那时候没有大拆大建,老汉口武昌的风情保留得很浓厚。

“我怀念小时候的热干面。那时买的热干面,都是破旧的门面里,大家坐在矮小的凳子上,或者索性就蹲在路边吃。现在城管管控很严,小摊贩都被拆了。高楼大厦不是不好,但这座城弄丢了它的老味道。”

毕业时,她想逃离这座城,不喜欢这里大拆大建的脏乱差。她想着一定要去一线城市,去海边,去深圳,哪怕是异地恋。

魏晓菡在广州、深圳找工作待了半个月,那里机会确实多,但现实也很残酷,她感觉面试的职位都不太靠谱,难以接受。

最终,她还是回到了武汉工作,现在正计划买房安家。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