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去年之前风风火火的P2P,在去年一年风雨飘摇的P2P,在今年八月终于迎来了监管的标尺,一场去弱扶强的运动即将开始。

8月24日,银监会联合工信部、公安部、网信办发布《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也就是业内俗称的P2P管理新规。在此后将近一周的时间内,业内都处于观望期,很多互联网借贷平台,包括很多相当规模的公司,试图准确地摸准“监管的脉”,然后确定自己的未来。

“如果监管这些规则适用于单一的P2P平台还好,如果把所有具备P2P业务的平台都涵盖,就很麻烦。”一位理财平台的负责人当时曾对《》坦言。“目前大家都在观望,也在想办法。”

这位负责人所说的“麻烦”,主要是指新规中个人和企业在同一平台20万元和100万元的借款上限、银行资金存管等在他们看来严苛的条件。尤其是借款限额,有机构曾做过一项压力测试,结果显示,7月在超过800家样本中,平台借款人人均代还款金额20万以上的平台数量占比超过70%。这意味着,这超过七成的平台,都要在12个月内整改,才能达到监管要求。

一年调整期过后,现有的P2P平台不足一成,是目前业内最普遍的预计。“这次清理整顿过后,倒闭的P2P平台概率会急剧降低,当‘P2P的安全系数跟银行相比差别不大’的观念确定后,整个行业将会迎来很大的变化,成交规模会出现质的飞跃。而这个趋势,两年内可能就会比较明确。”互联网金融公司小赢理财CEO黄聪对《》表示。

动荡中的大清洗

“P2P进入寒冬”的说法,妖王异界游,2015年就有。

除了年底以非法集资为名立案,牵扯投资人众多的e租宝、泛亚集团等行业负面事件密集出现,其他数据也同样说明问题。盈灿咨询的统计显示,2015年全年问题平台达到896家,是2014年的3.26倍,其中以6、7、12月问题平台数量最多,3个月份的问题平台数量总数超过2014年全年问题平台数量。

即便到了如今,很多e租宝、泛亚的投资者还在不断维权的路上,但大多数在P2P平台吃了大亏的投资者,选择了认命,从此视此类平台为高危信号,再不参与。这种情绪在投资者市场快速扩散,导致更大范围内的投资者离场。

而那些有意或被迫圈钱跑路的平台,也大多没了踪迹。

在2014年通过自己创办一家P2P平台赚了近3亿元的权先生,2015年结束了自己的公司,转做他行。身边的一位朋友曾经告诫过他,这个混乱的行业迟早是要被“收拾”的,在决定结束这个公司后,他给那位朋友发了条微信,“真被你猜对了。”不过所幸他在去年年初离场,收获也比较可观,比起那些资金链断裂跑路的同行,他幸运得多。

像他这样在大浪淘沙中离开P2P行业的创业者,其实是很大的队伍。只是随着他们退场,马上就会有新平台进场,然后再离开。这样的更新频率,在去年显得尤为突出。

但业内所说的“P2P寒冬”,并没有改变网贷这一行业不可阻挡的扩张和前进。

数据显示,截至2015年12月底,网贷行业总体贷款余额达到4394.61亿元,2014年年底总体贷款余额为1036亿元,增长幅度为324%。网贷贷款余额在5亿元以上的平台已经达到128家,而去年同期仅为36家,增长幅度超过256%。投资人数与借款人数分别达586万人和285万人。较2014年的116万人和63万人,分别增加405%和352%。

方向正确但行业混乱,促使监管层从去年开始着手整顿一直以来处于灰色监管地带的P2P行业,并将其纳入监管视,这从另一方面加速了P2P平台清洗的进程。

2015年12月28日,银监会会同多部门制定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正式公开征求意见。深圳、上海、北京等地也传出消息,花嫁君,叫停P2P等新增互联网金融公司登记注册。部分地方金融办还制订方案,拟对存量不合规操作的P2P机构进行清理。

当时出台的征求意见稿并未对细节进行具化,这个细则在8个月后,今年的8月24日《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面世时,最终明确。

首先明确的就是借款上限,同一自然人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20万元,男人帮铃声,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借款总额不超过100万元;同一法人或其他组织在同一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100万元,在不同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平台的借款余额上限不超过500万元。

其次增加十三条“负面清单”,其中包括不得线下推广、不得自融,直接或间接接受、归集出借人资金;不得向出借人提供担保或者承诺保本保息;不得发放贷款;不得将融资项目期限进行拆分等。

从自查自纠、清理整顿到分类处置,监管给出了12个月过渡期限。

在厘清行业规范后,印度片新娘之无悔的爱,央行9月发起和组织的“金融知识普及月”首次公开普及P2P网贷知识,把P2P带到“阳光下”。“合规经营的P2P网贷应当予以支持和鼓励”,被外界视为P2P网贷行业再出发的高层喊话。

“做到监管想要的样子”

“要么改,要么死”,即便对新规有再多的不解,比如对借款限额的上限,但这是现存的P2P平台负责人必须接受的现实,现在显然他们都已经认识到了这一点。

“目前实际上监管透露出的消息已经非常明确,根据行业内情报了解来看,监管是希望P2P业务做成一个非常纯粹和干净的业务,也就是说期望做P2P的公司不和其他业务搅在一起,就是一个纯粹的P2P的业务。”黄聪说。

小牛金服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揣测出监管的意图,“监管层的目的就是让其做小额分散的‘普惠金融’,而不是跟银行去竞争,因为网络借贷平台就是作为银行传统金融业的一种有效补充而发展壮大,去支持实体经济的发展,这才是监管层希望看到的一个局面。如果《暂行办法》真的落地,会对一些做大额标的平台有很大影响,互联网金融的存在与发展就是弥补现有金融体系的不足,其业务模式从大额向小额调整是未来的趋势。”

除了借款限额以外,银行存管资金也是网贷平台必须迈过的一个坎。

在去年12月28日颁布的《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业务活动管理暂行办法(征求意见稿)》中,监管已经明确了网贷平台资金由银行进行资金存管。

P2P由银行存管资金,是指P2P平台与银行对接后,每位用户都会设立一个银行存管子账户。银行为平台用户开设子账户,每笔投资行为均需由用户发起交易指令,银行按照指令进行资金划转。用户的资金从交易之初就在银行体系内运转,可有效地避免资金被平台挪用,并杜绝平台参与交易的可能。

8月中旬,一份《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在坊间流传,虽然没有正式宣布,但多家大陆媒体称“经多方渠道求证,该文件确实存在”。据悉,该征求意见稿中提出“存管银行不应外包或由合作机构承担,不得委托网贷机构和第三方机构代开出借人和借款人交易结算资金账户”。

除了银行直接存管,网贷行业还有两种资金存管模式,即直接通过第三方支付的存管模式,媚中网,即第三方支付为平台开立大账户或独立账户,资金在第三方支付的账户中流转。此外还有第三方支付与银行联合的存管模式,即第三方支付为平台开设大账户,泰爱听,并将其存到银行,银行监督大账户资金流转。

上述意见稿发布后,意味着这两种资金监管方式均被监管层禁止,利尔月半湾,只能由银行直接存管。但对于网贷平台来讲,这一规定实施起来困难重重。

知情人士向《》透露,目前P2P资金存管业务较多的恒丰银行,除了已经签约的还在运作以外,已经停止了一切平台的接入工作。据大陆媒体报道,目前恒丰银行已经对接了52家P2P平台,但是模式绝大多数是联合资金存管,也就是与汇付天下这类第三方支付机构合作的方式。

“现在恒丰银行正在对现有的平台进行业务梳理,主要是对现有的平台进行重新审计,考核其实际资质。后续肯定会按照监管的要求改,但对于审计合格的平台是否会重新接入,还要看政策和各方面的评估。”该人士称。

根据网贷之家统计,目前已有34家银行布局P2P资金存管业务,其中已完成直接存管的平台有47家,完成联合存管系统上线的平台有24家。从现有的数据来看,中小银行特别是城商行的积极性远远大于大型银行。

今年3月份,一份民生银行对P2P资金存管准入门槛流传,要求平台实缴注册资金不低于5000万元,平台实际控股股东为政府、大型国有企业、主板或中小板上市公司、大型金融机构、知名互联网企业,或该平台已获得知名股权投资机构的投资;最近三年未发生重大风险事件等。“如有监管要求,已按照监管政策在监管部门或监管部门认可的自律性组织完成审计备案。”

一位平台负责人对《》称,银行做这件事的积极性在于,客户在银行开户带来业务量,银行对这些客户可以做进一步的营销。此外,平台剩余资金会放在银行里,对银行增加存款也会带来帮助,尤其是规模比较大的公司,存留的资金量也不会特别小。

但相对于资金存管业务带来的收入,银行存管平台资金更多的是种种顾虑和实际操作的难度。

恒丰银行研究院执行院长董希淼曾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银行对存管平台资金最大的担心在于信用错配。一旦P2P发生跑路或者触发信用风险,为其做存管的银行同样会受到信用上的连累。

另据媒体报道称,一位股份制银行人士曾透露,该行早前已经对各分支行下发了有关通知,要求其业务部门在与网贷平台合作的时候注意风险,并且要求合作方低调,“很多平台甚至出现了问题,还找到银行来进行理论,造成了很不好的影响。”另一家股份制银行相关负责人也表达了类似的情绪,称该行最早与网贷行业进行一些合作,后期就没有再跟进,也希望监管能有一些规范化的措施进行引导。

对于此类担心,监管层似乎也有考虑,所以在《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指引(征求意见稿)》中,同样将银行免责范围加大,比如规定存管银行不对网贷信息数据的真实性和准确性负责,若因委托人(网贷平台)故意欺诈或数据发生错误导致的业务风险,由委托人承担。而在网络借贷资金存管业务中,除必要的披露及监管要求外,委托人不得用“存管人”做公开营销宣传。

难点并不只存在于银行。很多P2P平台在跟银行对接的过程中同样有诸多苦衷。

一家平台的副总裁详细对媒体描述了跟一家城商行的对接过程,即便两家在理念和谈判都几乎没有障碍,但在签约前,该城商行提出了近百项问题,需要该平台一一解释。更大的难点在于系统对接环节,风水玄术墓闻录全集,上述平台开发系统差不多耗时3个月,由30多位技术人员一周7天、每天24小时的封闭开发。开发对接后还有一个漫长的测试过程,需要平台不断监视账户的资金流入和流出的情况,检验异常修改对接方式,处理几百甚至上千个对接的bug。再经历大约3周左右时间,公司全员都参与内测,完善和修改系统的查障和预警系统,最后才上线对用户开放。

技术开发和测试环节确实挡住了很多平台的银行资金存款道路,据悉,有些平台甚至前后折腾了半年多才真正开始试运行银行存管系统。

而这些难题,众多网贷平台必须在监管规定的时间内解决,否则,就意味着出局。

银行存管是硬件,所以这不是方法问题。

但借款限额是可以选择解决办法的,很多平台已经找到。“首先,我们会把大额贷款全部剥离出去,和现在的公司做隔离,不会放到现有的公司里面。第二,这部分的资金可能会采用机构资金的办法来解决,比如跟银行和券商合作。”黄聪说,“很多平台想这样做,但是可能能够这样做的平台不会特别多,因为最终的核心是能找到机构愿意和你合作,而这些机构看中的是有没有优质资产,这是目前市场上普遍稀缺的东西。”

对于一些无法实现跟机构合作的平台,他分析,可能会有些转向资产端。意思是自己不碰资金,把这些大额项目全部变成资产端,和能够募集资金的平台去合作。

等待下一个“飞跃”?

从目前来看,监管层的思路明确为把P2P网贷行业的门槛提高,能满足条件的留下,不能满足的淘汰。最终的结果是,留下的机构抗风险能力和资质都相对有保障,起码是比较规范的平台。当然规范并不意味着没有风险,因为任何投资都是有风险的,这是需要投资者明白的事。

在这轮筛选过后,留下的公司基本上是大集团的子公司和进入行业比较早、一直以来就运营比较规范的公司。

中欧陆家嘴金融研究院执行副院长刘胜军在公开场合指出,合规的互联网金融公司应该具备以下特征:首先应该有清晰的商业模式,持续的盈利来源,能够给相关的参与者创造价值;第二,有正常企业行业的回报率;第三,透明化经营,建立信任,并建立自己的核心竞争力。

“未来,P2P行业会迎来一个质的飞跃。”黄聪预计,一年的整顿期过后,再过一年,整个行业应该开始向稳步上升的方向走,但具体的时间表,谁都难以预估。

有业内人士分析,调整期过后,大小平台将加速分化,不排除前10家平台市场份额占比达到80%以上,二八定律将真正发挥作用,合规平台迎来加速发展的时期。无论这种预测是否正确,但行业集中度提高基本已经成为共识。

今年年初,银监会高层在公开场合谈及P2P,被市场理解为释放了“定位为传统银行的补充”的信号。但“补充”这一说法似乎带有不太公允的评价,现在更能令人接受的说法是,二者相互补充和相互促进。

人民银行调查统计司盛松成发文肯定了P2P行业的未来,“经历整治后,网贷行业将步入健康可持续发展轨道,行业发展前景将进一步清晰。”同时他也指出,“应该看到,由于体制的限制,传统金融在产品的灵活性、制度的可变通性、执行效率等方面滞后于市场需求,而P2P平台在这些方面没有体制限制,具有明显的效率和成本优势,可以填补市场空白。这样,P2P平台等网贷机构就可以与传统金融机构相互补充、相互促进。”

对于未来行业的格局,他推测,随着竞争的加剧,未来P2P平台将向全能型平台和专业型平台两个方向发展。专业型平台的资产业务主要集中于某一细分市场,如小额消费信贷,平台通过对特定领域债权的开发,积累针对特定领域的风险控制能力,提高比较优势。而另一些平台将依托资源优势发展为全能型的理财投资平台。这些平台拥有丰富的产品线,能为投资者提供多样化的投资产品。专业型平台的优势在于寻找市场的空白和短板,在细分市场建立自己的竞争力。全能型平台的优势在于满足投资者的多样化、个性化投资需求。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