春节假期过后,大批农民工陆续从广西、贵州、四川、湖南、湖北等地奔赴广东寻找打工机会。

持续多年的“用工荒”再次如期而至。

然而,与往年因节后企业开工红火,导致短期用工不足的“用工荒”不同,今年的“用工荒”不再局限于春节前后一段时间,时间跨度不断拉长。而且“用工荒”还从局部地区,扩展到全国,国家宝藏247页。往年以珠三角和长三角企业为主,现在湖南、四川等劳动力输出省份也遇到“用工荒”,这使得东部沿海城市的“用工荒”更严重。更需引起重视的是,目前“用工荒”还出现了结构性变化,过去企业招工不缺普工只缺技术工人,现在连普通工人也非常难招聘到。

与“用工荒”相伴的是企业订单持续萎缩以及用工成本不断攀升。一些企业界人士担忧,由于企业订单不足、经营困难,难以支付持续高涨的员工薪资和社保等用工成本,使得企业无法雇佣足够多适任的工人。而企业缺工,又会导致订单进一步减少,从而陷入恶性循环,或将加剧制造业工人的失业问题。

缺订单与缺工人并存

元宵节(3月5日)后,内地东部沿海城市又开始新一年的“抢工人大战”。珠三角多个城市的劳动力市场人头攒动,许多企业纷纷打出极具诱惑力的工资待遇来“抢工人”。

3月12日上午,中山市火炬开发区中山港壹加壹商场前的空地,这里每年春节过后都会变成临时“劳务市场”,几十个招聘摊位前都挂出大幅招聘广告,“大量招聘1840岁男女普工,月薪保证3500元以上”、“涨薪啦,坐着工作,长白班”之类的字眼随处可见。招聘专员在摊位上热情吆喝,一拨拨外来工在各企业摊位前穿梭,对比哪家企业提供的待遇更好、可选择的工种更轻松舒适。

春节后,中山、佛山、东莞等地劳务市场,招工企业开出的薪资水平明显比2014年高,如普工保底月收入基本在3000元以上,东莞的企业多数开出3500元以上;技术工种保底月收入在4500元以上,广州、东莞的企业甚至开出5000元以上。企业为了尽快招到人,除了涨工资外,还通过提高企业福利、提供夫妻套房等措施吸引应聘者。

珠三角地区到底缺多少工人?据广东省人力资源与保障部门在春节前做的农民工返乡情况摸底调查显示,今年春节前共有1027万在粤务工人员返乡,较2014年同期略有提高,而预计节后返粤比例约为92%,加上少数外省新入粤劳动力,预计节后入粤总人数为970万人左右,用工缺口明显。其中,佛山市的企业用工缺口达8万人,中山市缺口5万人,仅中山市火炬开发区就缺工7400多人。

格兰仕集团人事科长汪霞告诉《》,格兰仕集团核定员工4万多人,其中在中山工厂近3万人,在佛山工厂1万多人。截至3月11日,中山工厂仍缺工1000多人。

但与往年不同,“用工荒”集中在制造业,并不意味着企业生产订单充足。中山市人力资源和保障局副局长黄志国坦言,往年中山市至少缺工6万人,今年的用工缺口已比往年小很多,原因是企业大量采用自动化设备代替人工,再加上经济环境不景气,企业订单比不上往年,用工压力也相对减小。

多家制造业企业负责人均称,2008年美国次贷危机,2011年下半年的欧债危机,引发全球经济大幅度衰退,欧美市场陷入低迷,大批出口企业的海外市场订单不断减少,导致企业部分员工因开工不足而辞工走人,而企业缺工问题的出现,又导致订单进一步减少的恶性循环。

广东强力电器集团董事总经理许志勇则坦承,今年该企业的出口订单比往年少很多,只能拼内销市场,加上日益上涨的融资、社保、税费成本,大幅涨薪会使企业难以为继。“没有订单可以想办法开拓,但是如果连工人都招不足,就更难拿到新订单。这是企业老板最头痛的事情。”

这些企业的困境,正是中小制造业的缩影。

(记者在珠三角制造业企业采访看到,大部分企业在羊年春节过后恢复生产,但由于缺工缺订单,生产车间并没有往年那样繁忙紧张。)

“机器换人”不靠谱

“近两三年来出现的‘用工荒’与过去相比,有明显不同。”原香港上市公司达进东方照明控股有限公司董事局主席杨凯山告诉《》,过去是季节性“用工荒”,而目前已经向常态性“用工荒”转变,“用工荒”不再局限于春节前后一段时间,时间跨度不断拉长;“用工荒”已从局部地区,向全国性“用工荒”转变,往年以珠三角和长三角企业为主,当时可以从劳动力输出大省调配解决,而现在湖南、四川等劳动力输出省份也遇到“用工荒”,使东部沿海城市的“用工荒”更严重;目前还出现了新的结构性“用工荒”,过去企业招工不缺普工只缺技工,现在连普工也非常难招聘到。

导致“用工荒”的原因首要是房租等生活消费价格高涨,扣除生活成本,在外打工已没有多少吸引力,再加上户籍政策导致外来工子女上学难,返乡另谋职业已成为部分3045岁外来工的必然选择。

中山市台商投资企业协会监事长、合一(中山)电子元件有限公司总经理吴连助透露,中山已经有不少台资、港资到广西、湖北等劳动力较充足的省份开设分厂,但企业的经营并未因此得到改善。

吴连助于2012年初在湖北黄石附近投资了一家机械厂,目前两家企业的人工成本已基本持平,而且都招不足工人,中山工厂缺工15%,湖北缺工20%。“老一辈工人年龄大了已经体力不支,成千上万的‘80、90后’新一代年轻人娇生惯养,都不愿意进工厂打工,更不愿意加班干活。”

企业招不足工人又无力涨薪,只好推行“机器换人”谋求生存。近两年来,大陆很多制造业企业被迫投入大量资金进行自动化提升,地方政府也划拨部分奖励资金,鼓励劳动密集型企业利用机器手、自动化控制设备或自动化流水线进行智能技术改造。但“机器换人”真的能解决“用工荒”吗?

多位受访企业负责人认为,在制造业企业自主创新研发能力有限的现实情况下,尽量采用机械自动化降低人工成本,是提高企业产品市场竞争力的办法之一,但并不能解决“用工荒”问题。

纬创资通中山有限公司总经理助理郭武增坦言,该公司除了在寒暑假期间之外,其余时间都缺工,缺口在1000—2000人,目前缺工1500人。为了减轻人工成本压力,该公司近几年来每年都投入上千万元进行自动化改造,但效果并不理想。尽管如此,该公司今年还将投入1亿元继续进行自动化技术升级。

“郭台铭已经购买了几十万台机器人,但富士康为何还要不断迁到中西部地区去开厂,为何还招工几十万人?原因就在于机器不可能完全代替人工。如果产品是单一尺寸、单一规格的标准件,或许有部分环节可以用机器代替人工,但电子行业的配件有数千、上万种,机器根本不可能自动完成。当然,那些粗重活、危险岗位必须用机器代替人工。”郭武增说。

根源在经济结构失衡

多位受访企业负责人均表示,地方政府对于企业“用工荒”问题给予了高度重视,每年春节都实施“三个行动”计划,安排车辆有次序组织外来工返乡过年;组织人力与各劳务输出大省、各职业技术院校建立紧密合作关系,并派人到现场为企业招工;春节过后在各车码头摆摊设点为企业招工。“但这些只是治标不治本的权宜之计,如果外来工没有归属感,就算他们回来打工,也仍然随时可能离开。”

作为内地某城的港澳界别政协委员,杨凯山为此专门撰写政协提案,呼吁政府出台平等对待外来工的相关政策,比如,放宽户口政策、提供子女教育医疗的同等服务,解决外来工子女读书难问题,形成一种“环境留人、感情留人、待遇留人、事业留人”的氛围,增强外来工归宿感、安全感和稳定性。

假设政府在户籍、子女教育等方面调整政策,是否就能够真正解决制造业“用工荒”?曾在日本留学多年的电子科技大学中山学院经管学院副教授唐伶给出了“可能性不大”的答案。

她认为,“用工荒”是多个因素综合作用下的结果,如户籍政策、人口计生政策、劳动用工政策,与几十年的教育模式僵化有关,但根本原因是政府以投资、出口拉动经济发展,导致的经济结构失衡。

由于城乡二元结构的长期存在,导致中需非常疲软,只能把外贸出口和政府投资作为拉动经济增长的主要动力。在吸引外资、推动外贸出口的过程中,大陆央行以外汇为锚的货币发行机制导致货币严重超发,引发房地产泡沫兴起。

货币超发,除导致房价高涨,也拉动其他物价迅速上涨,劳动力价格也必然被迫相应提高,www.waga.com。虽然“重赏之下必有勇夫”,但企业运行有其自身规律,绝大多数是劳动密集型企业,本身就处在利润率极低的产业链最低端,特别是如今全球经济不振的大环境下,企业还要承受日趋严苛的社保、税负等成本,已经无法为员工以相应速度提高工资。

于是,工人大骂老板黑心、吃工人血汗钱,而老板也指责工人索求无度。劳资双方之间的博弈只能以分道扬镳告终,进而又加剧“用工荒”的程度。

“‘用工荒’是体制问题导致贫富悬殊、经济结构失衡、实体经济环境恶化造成的现象。当整个国家的经济严重依赖出口和投资,就会加剧经济结构失衡,不仅导致货币超发,还造就无法破解的‘用工荒’。”唐伶说。

(3月12日上午,在广东中山火炬开发区的临时劳务市场,一拨拨外来工在几十家企业的招工摊位前穿梭,寻找更好的打工机会。)

“用工荒”将不再出现?

多位企业界人士认为,大瀑布的葬礼课文,从全球宏观经济形势来看,2008年的金融危机并没有消失,并可能导致全球进入经济通缩时代。

高盛商品指数(GSCI)月图显示,铜、铝、铁矿石以及黄金等大宗商品价格从2014年下半年至今一直持续下滑。受到今年2月底央行降息政策的刺激,大宗商品价格曾昙花一现地短暂反弹,但在需求疲软及美元走高的背景下纷纷跌至多年低位。

全球领先指标波罗的海干散货指数(BDI)则在2008年5月创下历史高点11440点后,一路下跌,并在2015年2月16日跌到40年历史(BDI有史以来)最低点509点,至今仍徘徊在600点以下。BDI跌到历史最低位,说明全球外贸交易量降到最低点。

广州期货界资深人士刘子牛认为,作为多种大宗商品的最大消费国,目前的大宗商品价格走势也意味着制造的需求仍在放缓。“制造”失去竞争优势,并不是人工成本过高,根本原因是人民币升值而造成汇率高估。

资料显示,以美元计价的各国法定最低工资来看,大陆最低时薪大约为1.19美元,泰国1.21美元,台湾地区3.88美元,韩国4.95美元,日本则高达8.48美元,美国是7.25美元。大陆最低工资比台湾地区低三倍,比韩国低四倍,比美国、日本低七八倍。

“为何欧美日韩还是将在华外资制造业回撤?原因正是人民币的货币使用成本比美元的使用成本高很多。这也是大陆企业融资难的根源之一。”刘子牛说。

中山泰坦工艺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辉认同这种观点。“从2014年的出口业务来看,来自美国的订单占据全年订单近四成,其中大部分为圣诞季订单。北美市场已经是我们最大的市场,而日本、欧洲市场的订单同比均为下降,特别是日本订单同比下降达三成,主要是日元、欧元贬值造成其进口成本大幅上升,采购商只能减少从进口。”

多位出口企业负责人认为,日元、欧元的大幅贬值对制造业的打击非常沉重,不仅抢夺了企业在海外的中高端市场,还带动不少国家货币竞争性贬值,导致人民币相对这些货币升值,使本就已经高企的制造业成本再次被架高。一直处于中低端的制造业,本来就主要依靠低成本优势,如今成本优势却被日元和欧元贬值一扫而空。

与此同时,TPP+TTIP+PSA正在改变全球贸易格局和秩序。“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谈判已经“进入最后收尾阶段”。由美欧主导的跨大西洋贸易与投资伙伴关系协议(TTIP)和多边服务业协议(PSA)将重构全球贸易规则,其特点包括零关税、就业和绿色环保的谈判准入条件、区域自贸区加强等。有学者认为,全球贸易新规则将对形成新型贸易壁垒,对制造业出口形成巨大挑战。

“东南亚以比更低的成本优势,不断抢食低端制造业订单;日本、欧洲、韩国等国家则采取货币贬值等手段抢食中高端制造业订单,制造业已经被‘围追堵截’”。杨凯山估计,在今后相当长一段时期经济衰退不可避免,将不会再有“用工荒”出现,因为大批出口企业濒死将是常态。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