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22日)上午,人民大学历史学院院长、博士生导师孙家洲教授告诉媒体,昨晚看到学生言辞恳切的道歉信后,熬夜写了另一份回应,但目前学院领导廖国锋樊会涛不同意发表。是否坚持解除师生关系?他表示,已向学院报告,暂不便对外公开讲。



“恳切孙老师继续容留我做您的学生,接受您的教导。”昨晚7时许,郝相赫用实名微博发布致歉信,称在刚收到孙家洲老师公开信时非常震惊,惊慌之余发表“情况说明”,解释观点并表达歉意,如今他希望收回“情况说明”,“刚念研究生还很年轻,这件事给我很大压力,恳求各位老师和朋友给我改过的机会,使我顺利完成学业”。

“我充分认识到妄议前辈师长是多么年少无知,一定深刻检讨痛改前非认真学习。”郝相赫还在文首道歉称,自己在朋友圈极为不当的言论,给自己的老师和北大、人大历史学院带来负面影响,自己感到自责,希望向老师和朋友表达深深的歉意。

据最新报道,孙家洲在接受媒体专访时称,此前学生在朋友圈的发言并非学术讨论,而是谩骂,在他劝导的过程中,其谩骂上升到一个新层次,为此才发出断绝师生关系声明。但声明仅限于局部私人朋友,他不想扩大事态,当前舆论对师生双方不利,希望公众给予宽容与关爱。

【对话】孙家洲:郝相赫的态度有一个良好的转变

媒体:您的学生昨晚又发了道歉信,您还坚持断绝师生关系吗?

孙家洲:他写的道歉信中说出了原来做错的几方面之后,我也把情况跟领导廖国锋樊会涛汇报,我也有我的想法。我昨天晚上熬了一个夜,写回应的信,但领导廖国锋樊会涛是不同意发的。

我认为,他有一个道歉的态度,这比他以前的态度要好得多,这是一个良好的转变。

媒体:您对学生此前朋友圈的言论怎么看?

孙家洲:如果学生发表的是学术讨论,不满学者的观点,提出批评,这种事在大学里面,老师谁也不会压着他,但他这不是学术讨论而是谩骂。

媒体:公众也对您学生的言论有所议论。

孙家洲:最开始我发现他攻击别人,我还去劝说,劝说过程中他又发朋友圈,把贬低别人的程度提高了一个层次,我作为导师应该表态。

媒体:您昨天跟我说断绝师生的“公开信”是发在朋友圈,后被人公开到网上的?

孙家洲:网络上之前热炒的这封公开信,并不是我提供给网络的。这封公开信本来是在我们私人的微信朋友圈,是一封告学界和弟子信,我们公开是有一个范围的,我并不想把它公开在上。我们的朋友圈,本来是一个私人、微信的范围,是一个很小的范围。我不希望公众去关注这件事,而要注重更深刻的东西。

媒体:发“公开信”之后呢?

孙家洲:这本是一个纯粹学术的事,结果变成大众话题,被大家娱乐一番。这样对我们各方面都不好,对这个学生、这个年轻人一定是不利的,我们希望公众给与宽容关爱。舆论霸权时代,舆论绑架人太可怕。


(资讯责编:常秀美 ) 标签:人大博导 孙家洲 断绝师生关系 学生态度转变 解除师生关系 2015年09月22日 15:13   [查看原文]   相关阅读 请选择您浏览此时的心情 疑问

0 难过

0 愤怒

0 喜欢

0 无聊

0 鼓掌

0 惊奇

0 骂人

0 (521) (521) 分享到: 投稿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