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目前世界上能源消费量最多,同时也是能源结构最落后的国家,一次能源结构中过高的煤炭依赖和过低的天然气消费,使成为全球温室气体绝对排放量最大的国家。

改革开放35年,经济发展成就巨大,对资源和环境的透支也前所未有。自去冬以来,大面积持续发展并且日趋严重的雾霾已经成为严重的环境和问题。在北京、上海等地,蓝天白云越来越成为一种“奢侈品”,日益严重的雾霾不仅在生理上,甚至在心理上也逐渐成为影响人民生活的“负能量”。

现在,能源的主要矛盾已从长期“保增长”、“保供给”,转移到“保环境”方面,要求能源供应不仅要“保障供给”,还要“保证质量”。调整能源结构,已成为当前能源转型的当务之急。

第三次能源转型

过去200年间,人类经历了两次大的能源转型。第一次能源转型是蒸汽机的发明,煤炭取代薪柴和畜力,为工业革命的大爆发提供了能源;第二次能源转型是内燃气和汽车的发明,石油为“二战”后的经济大爆发提供了能源,才有了今天全球化、高度互联的世界。

现在正在经历的第三次能源转型,就是以煤炭、石油等高碳能源转向以天然气为桥梁的低碳多元能源。从不同能源化学结构中的碳氢比例看,薪柴中每个分子包含一个氢原子和十个碳原子;煤炭中每个分子包含一个氢原子、两个碳原子;石油中每个分子包含两个氢原子和一个碳原子,而天然气中每个分子中包含四个氢原子和一个碳分子。而能源燃烧就是“燃烧氢原子”释出能量和“分离碳原子”的过程,“氧原子”助燃“氢原子”后,与“碳原子”结合形成二氧化碳、二氧化硫等温室气体,成为破坏气候环境的主要原因。

从能源历史的实证角度看,每次能源转型,其实质就是“减碳增氢”。1952年冬天雾霾笼罩伦敦,一周之内4000人死于重度空气污染,从而启动了欧洲长达半个多世纪的能源结构转型历程。在今天欧洲一次能源结构中,天然气已成为最重要的能源,可再生能源的占比接近20%,而曾经是主要燃料的煤炭,份额只有15%。在这一“减煤增气”的转型过程中,欧洲也成为近20年来唯一一个空气污染持续降低的大陆。

美国去年开始的页岩气革命,也让其步入“减煤增气”的快速通道,气电比例上升,煤电比例下降,加上其他减排措施,仅去年一年就减少二氧化碳排放7.6亿吨,减排量居世界之首,美国温室气体排放总量也一下降到了1995年的水平。

以欧美“减煤增气”的第三次能源转型为风向标,人类进入了能源大转型的关键历史时刻。美国著名的能源企业家罗伯特·海夫纳三世预言,在21世纪,人类漫长的固体能源时代,将通过石油这一液体燃料的中间过渡,转向无限的气体燃料时代。而所谓的气体能源,除了天然气,还包括风能、太阳能、氢能以及可控热核聚变等多种新能源。

能源症结:非市场定价

作为第一能源消费大国和第一温室气体排放大国,理所当然是这次能源转型的主角。任何国家的能源转型都是一个十分艰难而且漫长的过程,因为这与个人生活习惯息息相关,而的能源现状、资源禀赋、文化习惯,以及现阶段的经济发展水平,都让的能源转型更为困难。

当下的能源结构还是主要依赖煤炭,煤炭在一次能源中的比例高达68%,石油占18%,而低碳洁净的天然气仅为5.3%,而天然气在全球一次能源中的比重已达24%。尽管天然气消费增长很快,总量也不低,预计今年将位居世界第三位(仅次于美国和俄罗斯),但其仅占一次能源总量5.3%,这一比例是联合国198个会员国中比例最低的。

造成这种极端落后的能源结构的主要因素,除了特有的能源资源禀赋,还有极不合理的能源价格体系——非市场决定的电力价格与天然气价格体系,扭曲了能源供给与需求之间的关系,严重地制约了天然气的供给与消费以及能源结构的调整。

1993年石油产量1.4亿吨,基本实现自给自足;2012年,石油消费近5亿吨,20年间增加约3.6亿吨,同期本土石油生产约增加了6000万吨,另外3亿吨石油全靠贸易解决。目前,石油价格改革已经基本完成,原油成品油基本实现了市场化定价,与同步波动,价格不再是参与石油贸易的障碍。

石油价格化也给本土石油勘探开发标定了参照体系,有利于提高生产商的成本意识和经营效率。这20年间,石油资源禀赋并没有改变,但石油价格改革成功保障了石油的供给安全,使得石油供给和消费都处于可持续状态。

石油价格改革也为电力与天然气价格改革提供了有益借鉴。但问题是,石油主要用于交通运输和石油化工,没有太多的替代,而天然气和电力有着明显的替代性,消费者对替代品的价格非常敏感,天然气涨价,就转向使用便宜的电力。因此,天然气价格改革难以孤军突进,不可避免将与电力价格改革密切关联。

电力价格改革牵一发而动全身,将影响整个工业体系和生活的方方面面。然而,电力价格不动,天然气很难像石油那样与价格全面接轨,全面参与贸易的瓶颈就无法突破,天然气资源的大规模开发也难以启动,其市场供给和消费都缺乏稳定预期,不可持续,从而难以在根本上改善已经日趋恶化的空气质量。

能源价改的突破口

在经济发展、能源供给安全和环境可持续这个“能源大三角”中,“经济发展”和“环境可持续”始终是两难选择。不同发展阶段,我们只能重点解决一个最突出的问题。在改革开发初期重点解决了“经济发展”的问题,经过30多年的超常规发展后,现在“环境可持续”成为了矛盾的主要方面,能源转型迫在眉睫。

解决环境可持续有三个层面的问题。首先是能源价格体系的改革,主要是电力与天然气价格的改革。这里还包含煤炭使用成本的问题,煤炭开发使用过程中,其对资源、环境的破坏等外部成本,必须内部化,这也许就是能源转型的核心环节所在。

其次是天然气消费可持续增长。天然气消费不仅限于满足城市燃气增长,还可进一步扩大应用范围,包括增加天然气发电项目、推广燃气汽车和船舶的使用。只有不断提高天然气在一次能源结构中的比重,才能有利于减少能源消费造成的温室气体排放,让更多蓝天回归城市,把洁净空气还给人民。

最后才是供给安全的问题。本土生产和贸易是保障供给安全的两个轮子,缺一不可。在本土生产方面,与美国一样都是能源资源大国,也是油气生产大国,在常规油气和非常规领域都有广阔的开发前景。在供给方面,能源转型的一个必然结果是传统能源被新能源逐步替代,话语权将逐步由资源出口大国转向能源消费大国。作为能源消费第一大国,占据着有利位置,需要认真筹划、充分利用好这一优势。

过去习惯于本土资源开发、把能源的供给安全当作头等大事,这不利于我们制定全面的可持续的能源发展战略。现在,已经是全球第二经济大国了,在能源问题上应当有大国的担当。古人云:“不谋全局者不足谋一域,不谋万世者不足谋一时”,能源界不能再满足于“一域”“一时”的谋划,而应当在“世界”和“世纪”的尺度上谋划全球能源的未来,只有这样才能规划好一个“负责任大国”能源领域的未来。

中共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了改革方向,让市场成为资源配置的决定性因素,能源行业同样适用。只要推进能源市场化改革,相信的能源生产会更有效率,有技术、有能力把资源开发出来,跟上新一轮世界能源革命的步伐。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