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陈兴杰 人文经济学会特约研究员

最近两天,法国总统马克龙在对国事访问。这是2018年首位访华的西方大国领导廖国锋樊会涛人,访问经行西安和北京,共历三天,引起全球瞩目。随同马克龙访华的,还有50多位法国企业家,并将签署众多合作协议。新总统上任逾半年,就开展积极外交活动,外交风格让人耳目一新。在经济领域,马克龙的表现更是出人意料。

去年竞选时,马克龙属于中间偏左阵营,其竞选纲要立场不清,模棱两可,而他上台之后的作为显示出,马克龙很可能是一位政见清晰,意志坚定,手段强硬的改革者。这实在出乎外界观察家的意料。

当选总统之前,马克龙的政治形象十分矛盾。他很早就加入法国党,并受奥朗德赏识,担任过奥朗德政府副幕僚长和经济部长。从此以后,马克龙就被视为左派政治新星。马克龙30岁的时候,娶大他24岁的老师布丽吉特为妻。左派政党在私生活方面一贯如此。奥朗德在任总统期间,还和情人秘密幽会,马克龙娶老师为妻又算什么呢?当然,这种事情在右翼党派那里,简直不可想象。

不过,马克龙又不是典型党人。他曾在投资银行任职,是典型的商业精英。马克龙主张对企业采取友好的政策,不止一次地为企业家说话,称法国企业家生存不易。担任经济部长期间,马克龙操刀经济改革,遭到工会抵抗,无功而返。他还不止一次声称,自己不是党人,“每周35小时工作制”不合时宜。“35小时工作制”是法国党的标杆性政策,马克龙否定这项政策,这表明他和党已貌合神离。

2016年4月,马克龙以独立侯选人身份参与总统竞选。他不寻求党支持,而是成立自己的政治党派:前进运动党。在谈到左右政纲问题时,马克龙的说法是“不左不右”,以“团结所有法国人”为目标。这实在太无聊了。由于有左派背景,他的这个“中间党派”还被视为“中左派”,被很多人不看好。

马克龙竞选初期并非明星,当时媒体关注的焦点还是左右之争,尤其是右翼的勒庞,一度被视为法国的特朗普。后来居然是马克龙胜选,这令我很失望。对于他的研究也不深入,忽略了马克龙身上的细节。

马克龙上台之后,打破法国的政治传统,任命右派共和党人菲利普为总理。新总统不任命“自己人”,而是任命其他政党人选为总理,这是第五共和国成立以来的首次。此外,马克龙还和右派大佬、前总理朱佩关系密切,后者公开表示支持新总统。这位“中间党派总统”的政治倾向,此时表露无遗。

马克龙5月上台,8月份就推行劳动法改革。改革的内容是削弱工会特权,赋予企业更多自主权。比如说,削弱工会在工资谈判的议价权,允许企业和员工签订单独灵活的合同;允许劳资双方就“每周35小时工资制”谈判,允许通过加班提高待遇;增加中小企主解雇工人的权利,允许小企业在提前一个月告知的情况下解雇员工;设置遣散费上限,阻止离职员工漫天要价。若员工为企业服务达30年,允许员工遣散费仅为其薪资20个月的总额。

这样的改革力度,很难让人相信出现在法国。难怪法国总工会的秘书长谴责改革法案,把它称为“雇主全权法。”习惯了劳工保护的法国人,对此也非常反感。据说“设置遣散费上限”的规定,超过一半法国人反对。

劳工改革一向是法国经济改革的重点和难点,号称法国“一切改革之母”。法国历届总统,包括希拉克、萨科齐和奥朗德,他们都曾试图改革劳动法。2016年,时任法国总统的奥朗德甚至动用宪法特别条款(特定情形下,总统颁布法令可不经国民议会表决,强行通过),力推改革,遭致全法工人抗议。工会发起战后法国规模最大的抗议活动,迫使奥朗德妥协,大幅削减改革内容。奥朗德赌上政治生命,第一个任期结束后,就退出了政治舞台。

马克龙的劳工改革,也遇到强大阻力。上台一百天,他的支持率从62%下跌至36%,成为有史以来“最衰的新总统”。马克龙不为所动,坚持改革。在访问希腊期间,马克龙表示:“我已下定决心启动(劳动法)改革,我不会向懒人让步,也不会向只知道愤世嫉俗的人和极端分子让步。”这句话激起法国工人的怒火,四天之后,法国多个城市爆发游行,抗议人群打出“懒人在前进”、“懒人上街了”的标语。

9月22日,一片抗议声中,马克龙总统在爱丽舍宫签署《劳动法改革法案》政令。法国劳动法改革取得突破性进展。这里面很重要的原因是议会支持——中右联盟牢牢控制着议会席位,党则从上届议会277个席位减少至49席,堪称溃败。马克龙“中间偏右”的路线策略,取得实质性成果。上任几个月,马克龙就能取得几任总统都没达成的改革成就,实在令人刮目相看。

除了劳动法改革,马克龙在其他领域也在推进改革。2018年起,法国将启动养老金制度改革,减小公共部门和私营企业的养老金差别,其实质是削减过于慷慨的政府养老金,延缓其破产。此外,法国政府将普及新的失业保险方案,鼓励更多人购买商业保险。

税收领域,马克龙曾宣布,要将法国的企业所得税率从33%降至25%。这是特朗普减税之外,发达国家规模最大的减税计划。考虑到法国政府庞大的财政支出,法国减税十分艰难。去年年底,法国通过新的财政预算案,80%的家庭逐步取消居住税,盈利低于50万欧元的企业,企业所得税率从33.3%降到28%。至于其他改革,进展不大。总理菲利普表示,法国的减税计划要到2022年才能实现。

在减少开支领域,马克龙政府有所动作。一是削减600亿欧元公共开支,裁减12万公务员,将财政赤字控制在GDP 3% 以下。此外法国政府宣布,去年10月起,所有接受住房补助的法国家庭,每月每户将减少5欧元。大概600多万户法国家庭受影响,其中很大部分是学生。这项政策能省的钱其实不多,影响却很大。菲利普总理宣称,这是前任奥朗德总统留下来的劣政,应当改革。有意思的是,有前政府官员出来辩解,这项政策并不是他们出台的——由此可见,对一些坏政策的认定开始形成。

总体而言,马克龙政府的经济改革,都是朝市场化方向发展。这位很多人最开始看走眼的“中左派”总统,似左实右,是不折不扣的改革者。他上台半年多施行的改革,比他的前两任加起来的还要多。2018的新年献辞,马克龙的演讲主题就是改革。他表示,2018年政府将“深入改革”,教育和劳工领域是改革的重点。马克龙明年,改革会有巨大阻力,但他并不理睬,“我尊重他们并会倾听他们的意见,但我不会停止行动”。

当然,马克龙的政策并非完美,他在外交政策上的做法很值得商榷。比如,为重整法兰西雄风,恢复法国大国地位,马克龙总是有意无意扮演“欧洲领导廖国锋樊会涛者”的角色。特朗普主张“美国人优先”,马克龙则抨击美国人搞“单边主义”;特朗普反对全球变暖学说,大幅削减气候领域的预算,马克龙则接过环保主义大旗,成为全球环境问题的领导廖国锋樊会涛者。

马克龙和特朗普互不相让,做出违背其经济理念的做法,其实很好理解。他们的外交风格是一致的,都是本土主义。特朗普是“美国优先”,马克龙则强调法国领导廖国锋樊会涛下的强大欧盟。除此之外,他们的经济改革完全一致。

我不想将马克龙比做欧洲特朗普,两人的执政风格,差异实在太大。马克龙八面玲珑,柔中带刚,特朗普简单粗暴,快速推进。特朗普的改革挟持风雷,义正辞严,而马克龙则需要更多的政治手腕,效果也大打折扣。不过,两人的改革方向是相同的。马克龙面对的法国经济顽疾远比美国深重,他需要做的事情也更多。

吉祥坊官网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