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最终的官方结果还未出炉,第19届韩国总统大选应该没有意外:

  文在寅将当选新一届韩国总统。

  就在刚才,两位候选人安哲秀、洪准杓发表声明承认败选。此前的出口民调结果显示,文在寅支持率超过40%,远远高于其他候选人。这意味文在寅胜选大局基本确定。

  今年64岁的文在寅从宣布参选起,支持率就一直遥遥领先。2012年以微弱劣势败给朴槿惠后,文在寅花了5年时间上演“王者归来”。

  如何收拾朴槿惠下台后留下的烂摊子,怎样缓解剑拨弩张的朝鲜半岛局势……摆在文在寅面前的难题一个接一个。

  和众多网友一样,外事儿最关心的是这个问题:

  文在寅会不会暂停甚至撤销部署萨德?

  在昨天韩国国防部的例行记者会上,发言人文尚均表示,大选之后,国防部在萨德问题上将坚持现有立场,直到新政府另作决策。

  何为“现有立场”?若沿用黄教安政府的做法,现有立场就是继续推进部署萨德。而按文在寅此前的主张,是否部署萨德应由下一届政府作决定,且需经国会批准。

  新政府会如何“另作决策”?为此,“外事儿”梳理了文在寅过去对萨德问题的态度,或许可以窥见一丝端倪。

  疑虑重重

  文在寅最早提到萨德问题是在两年前。

  2015年2月,在韩国国会国防委员会的一次全体会议上,当时还是新政治民主联合党(现共和民主党)党首的文在寅质问韩国防部长韩民求,韩国是否在就部署萨德问题同美国协商。

  得到韩民求模棱两可的回答后,文在寅进一步提出,韩国是否要(向)明确表明无意引进萨德的立场?

  同年6月,文在寅在国会会见时任美国驻韩大使李柏特(特朗普上台后已离职)。韩联社援引新政治民主联合首席发言人金瑛录的话说,两人会谈时指出,韩美公开讨论在韩部署萨德事宜,为时过早。

  2015年时,坊间已传言韩美正在协商部署萨德,不过韩美官方从未公开承认过。如今回过头来看,韩美双方恐怕早已在“暗度陈仓”了。

  彼时的文在寅对部署萨德无明确立场,但已对来自的反对表示了担忧。

  明确反对

  去年7月,毫无征兆之下,韩美军方突然宣布在韩部署萨德,原因是“应对朝鲜的核武器及导弹威胁”。

  文在寅及其所在共和民主党表示强烈反对。

  去年8月,文在寅在个人推特上表示,“当前韩国外交的最优先课题,是阻止韩中关系因部署萨德问题受到损害”。

  今年1月初,共同民主党8名议员访华,转达了该党潜在总统候选人对萨德问题的立场。而作为共同民主党最热门的候选人,文在寅认为萨德问题应交由下届政府重新研究。

  外事儿注意到,文在寅还对萨德能否有效保护韩国安全持怀疑态度。

  他在1月出版的一份访谈录中表示,韩美就部署萨德仓促达成协议,但“美国并未能证明萨德的真实效用,因而未在得克萨斯州部署”。

  3月初,萨德系统部分装备运达驻韩美军乌山空军基地并开始部署。

  韩美突击部署萨德遭到文在寅的强烈反对。他表示,在环评都没完的情况下突击部署萨德,不仅不尊重国民共识,还违反基本程序,完全不给新政府政务决策留余地,极不妥当。

  这一阶段,文在寅总体上是反对部署萨德的,但已开始强调部署萨德问题应交由下届政府决定。

  模棱两可

  3月10日,韩国宪法法院通过朴槿惠弹劾案,韩国首次提前大选。

  作为民调持续领先的最热门候选人,文在寅对待萨德的立场开始转变。

  在两天后的一场记者会上,被问及是否会延续朴槿惠政府作出的萨德部署决策时,文在寅打起了太极,“我现在无法说明赞成,还是反对”。他接着说,“但是我心中已经有了既能够保证安全,又能够维护国家利益的方案”。

  进入4月,朝鲜半岛局势又骤然紧张起来。

  文在寅当月在接受韩国《朝鲜日报》采访时表示,若朝鲜继续用核武发起挑衅并发展核武力量,这有可能促使韩国执意部署萨德。

  这是文在寅首次明确韩国可能会部署萨德。

  不过文在寅的话还有后半段。他说,如果朝鲜停止发展核武并重返谈判桌,韩国可以暂缓部署萨德;如果朝鲜完全废除核武器,韩国就没有必要再部署萨德了。

  本月2日,《华盛顿邮报》刊登了对文在寅的采访。

  被问及美国是否“为了干预韩国大选”而突击部署萨德时,文在寅称他不认为美国有这样的意图,“但有这样的怀疑”。他说,在大选在即的敏感时期,急于部署萨德不可取,而“部署萨德的最大问题,是缺乏民主程序”。

  从头至尾,文在寅从未在萨德问题上有过明确支持或反对的表态。但总体上经历了疑虑重重、明确反对再到模棱两可这三个阶段。

  也因此,现在还不好给文在寅上台后韩国会如何处理萨德问题下结论。

  中央党校韩国问题专家张琏瑰就告诉外事儿,决定萨德命运的是美国而不是韩国。当然也由半岛局势决定,朝鲜如果继续推进核计划,韩国感觉安全受威胁,因此可能会继续推进萨德。

  萨德的最终命运,我们不妨再等等。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