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月29日,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在荷兰海牙的刑事法庭上吞服不明液体后死亡。图/视觉


这张拍摄于1995年12月17日的资料图片显示,被毁的莫斯塔尔大桥被一座斜拉桥所替代。一名士兵在桥头。
图/视觉

  荷兰海牙前南刑庭举行关闭前最后一场庭审,一名被告庭审中服下液体后不治,荷兰当局已展开调查

  新京报讯 (记者么思齐)犯罪嫌疑人当庭服毒自杀,这样令人震惊的场景发生在11月29日的荷兰海牙法庭。

  11月29日,设在荷兰海牙的联合国前南斯拉夫问题刑事法庭(前南刑庭)对波黑战争时期6名前军队高官进行二审宣判。在法官宣布6名被告之一的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判处20年监禁时,普拉利亚克大喊“我不是战争犯”后当场服毒身亡。目前,应法庭要求,荷兰当局已就此事展开独立调查。

  大喊“我不是战犯”后服毒

  根据外媒报道,在庭审过程中,普拉利亚克听到法官宣布驳回他的上诉请求,判处其20年监禁后,他大声说道:“法官们,斯洛博丹·普拉利亚克不是战犯!我拒绝接受你们的判决!”紧接着,他掏出一个小瓶子,吞下里面的液体,随后他又喊道:“我刚刚喝下的是毒药!”

  普拉利亚克的行为顿时让全场哗然。法官立刻宣布暂时休庭。救护车随后抵达现场。

  大约3小时后,克罗地亚官方通讯社援引普拉利亚克家人的话报道,普拉利亚克在前南刑庭附近一家医院死亡。前南刑庭发言人证实,普拉利亚克在法庭上“喝下液体”,送入医院后不治。

  目前,普拉利亚克吞下的尚不清楚是什么物质。主审法官当即宣布审判庭是“犯罪现场”。

  克罗地亚总理随后对此表示,对普拉利亚克的死亡表示遗憾。“政府对所有在波黑战争中的受害者表示哀悼,我们对判决表示不满和遗憾。”

  关闭前的最后一场庭审

  前南刑庭根据联合国安理会决议于1993年5月设立,负责审判1991年以来发生在前南地区的严重违反人道法的罪行。按照安理会决议要求,前南刑庭应在2017年年底前完成使命并关闭,剩余上诉程序将由刑庭余留机制处理。11月29日对普拉利亚克等人上诉的裁决是前南刑庭关闭前最后一场庭审。

  波黑战争发生在1992年4月至1995年12月之间,是波斯尼亚和黑塞哥维那(简称“波黑”)三个主要民族围绕波黑前途和领土划分等问题而进行的战争。

  战争期间,在波黑南部城市莫斯塔尔等地爆发的激战导致大量平民死亡,莫斯塔尔古桥等知名古迹也毁于一旦。

  ■ 追问

  毒药是怎么带进法庭的?

  据纽约时报报道,周三早上,被告普拉利亚克从海牙附近的一个荷兰监狱内的拘留中心移送到法庭。与普拉利亚克一起的其他被告被警卫押解,通过地下停车场驶入法庭大楼。在此期间,被押送者与法庭现场其他人员没有任何接触,任何在监狱中与囚犯见面的访客——包括律师、家人和朋友,进入法庭时都要通过安全检查。

  据美联社报道,一名经常在海牙法庭进行辩护工作的塞尔维亚律师托玛·菲拉表示,带毒药混进法庭很容易。“律师和其他法庭上的工作人员的安全程度就像在机场一样,安检人员检查金属物品、没收手机,但‘药丸和少量液体’不会被登记。”

  普拉利亚克所服毒药从何而来,目前尚不清楚。

  ■ 背景

  死者曾是战争中的军事领导廖国锋樊会涛人

  据BBC报道,现年72岁的普拉利亚克拥有工程学、哲学、学和戏剧四个不同专业的学位,曾做过电影和戏剧导演。

  随着战争爆发,普拉利亚克加入克罗地亚军队,担任克罗地亚军队和克罗地亚国防委员会的将军。普拉利亚克是克罗地亚政治和军事领导廖国锋樊会涛人以及克罗地亚部队在波斯尼亚战斗的主要联络人。

  2013年5月,前南刑庭对普拉利亚克等6人在波黑战争期间犯下反人类罪和战争罪作出一审判决。6人被判1025年不等刑期。

  据报道,普拉利亚克的一项特别的罪名是,在1993年下令摧毁莫斯塔尔一座建于16世纪的大桥。法官在第一次审判时表示,此举“给穆斯林平民造成过度损害”。这座桥是波黑在战争中遭到破坏的象征。

  6名被告随后均提出上诉。二审时,法官驳回了6名被告的绝大部分上诉内容。

编辑:王晓琳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