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两会,企业税负依旧是全国人大代表和政协委员们热议的话题。

3月5日下午,全国政协常委、恒大集团董事局主席许家印在小组讨论会上对企业税负问题猛烈开炮,直言房地产行业“相关税种目前大约11种,约占房价的13%15%”。

许家印最恼火的是审批多、乱收费问题。他统计了恒大集团去年的各种审批和政府收费,按平均值估算,竟然占到房价成本的11%,“最少的地方收37项费用,最多的地方收157项费”,不仅名目繁多,而且价格混乱。

福耀玻璃集团董事长曹德旺委员也声援许家印,声称现在“原材料价格涨、人力成本涨,企业税负还那么高,怎么行?”

近几年来,在全球经济持续低迷的大环境下,内地企业税费负担问题日益突出。本刊记者近日走访珠三角的中山市,调查当地中小企业的税费负担,结果不容乐观。

地方收费备受诟病

位于广东省中山市东升镇高沙长和路的上美纸类制品厂,是一家台资企业,创建于1992年,最辉煌时员工上100人,现在只剩下30多人了。

“企业税费负担太重,利润日益枯竭。如今做实体企业太累了,很想歇一歇。”董事长陈镜勇在办公室里悠闲地泡着普洱茶,并不讳言生意的惨淡。

20年前,陈创办这家企业时,每月花400元就能雇到一个技术不错的印刷排版工,现在珠三角地区印刷工月薪得开到4000元,足足涨了十倍。再加上越来越重的各种税费,如今企业利润“跟纸一样薄”。

打开公司会计的办公电脑,能看到企业目前所要缴纳的税费,包括企业所得税、增值税、个人所得税、城建税、城镇土地使用税、房产税、印花税等税种,以及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费附加、堤围费、工会费、残疾人就业保障金、员工社保五险等各类收费项目。公司会计夏冬秀说:“印刷行业的增值税负担率必须达到3.5%,否则税务局将视为申报异常,上门查补税款。”

至于其他税费,记者从公司2013年12月1日—12月31日的《电子缴税凭证》看到,“税种”一栏印着城建税、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费附加、堤围费、工会费,合计实缴金额为4602.48元。值得一提的是,这家企业才30来人,并没有工会组织,但每月1414.4元的工会费仍照缴不误。

据公司会计夏冬秀介绍,公司从去年7月开始每月要缴工会费,一年约1.8万元;残疾人就业保障金2009年开始征收,第一年5000多元,第二年7000多元,第三年1万多元,2013年是9000多元;教育费附加与堤围费等一起捆绑缴纳,每年都要缴近8万元。

这些地方性收费让企业颇为头疼。以工会费为例,按照广东省统一规定,企业要按每月全部职工工资总额的2%缴纳工会费,由地税代征。“这可是一笔沉重负担!”中山市台商投资企业协会秘书长叶律松说,中山很多台资企业每月至少要交20万元,每年就是240万元。中山隆成日用制品有限公司也是一家台资企业,他们每月工资总额达1500多万元,意味着每月要上交工会经费30万元,一年360万元。

与国家正税相比,地方收费随意性很大。从2011年1月1日开始,在教育费附加的基础上,广东省又开征地方教育费附加。仅此一项,中山华帝燃具股份有限公司平均每月就要多缴15万元。

还有堤围防护费,前些年一直实行每月2万元封顶的征收标准,企业感觉负担不大。从2010年10月开始,按照省政府的要求,中山市堤围防护费一律按照内销额的0.1%照实征收,外贸出口企业年出口额在5000万美元以下部分按照0.07%计征,5000万美元及以上部分按0.03%计征,不设封顶上限,企业负担明显加重。鉴于企业意见较大,堤围防护费的征收比例今年又下调了20%。

最受企业界诟病的是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残保金按照企业员工人数1.5%比例征缴,征收标准为在岗职工平均工资的80%,这让不少企业特别是台资企业产生极大意见。他们认为残疾人生活保障问题应该从国家税收中解决,没有必要另征残保金,加上残保金征收后使用不透明,相比之下,企业更愿意提供部分工作岗位给残疾人,也不愿意缴纳残保金。“残保金用去哪里了,谁也不知道!”陈镜勇说,“如果由我选择,我非常愿意安排残疾人来企业上班,但政府哪有残疾人给我们安排?恐怕政府连残疾人在哪都不知道。”

今年2月份中山两会期间,中山市政协委员、民建中山市委会办公室主任邓冠中针对企业意见较多的残保金问题,提议重新审视残疾人就业保障基金征收标准,“建立信息公开制度,定期将残保金的征收、使用、管理和效益情况向进行公布,提高资金使用效率和管理的透明度。”

税费减免杯水车薪

2013年7月,中山市台商投资企业协会曾对台资企业的税费负担进行统计,发现各种税费总和已经占到企业总营业额的4%以上。协会秘书长叶律松告诉记者:“这意味着,如果企业年销售1亿元,仅上缴各项税费就得400万元以上。”

据中山市国家税务局官网公布的数据显示,2013年,该局共组织工商税收收入299.47亿元,同比增长12.3%,增收32.8亿元。剔除海关代征收入后,组织税收收入268.71亿元,比增14.07%。而2013年中山全市实现生产总值2638.9亿元,比上年增长10%。显然,GDP增速还是赶不上政府税收增速,在经济不景气的情况下,企业税费负担仍在继续加重。

2013年,GDP总值是56.9万亿元,当年全口径财政收入是20.87万亿元,和GDP相比,宏观税负水平为36.67%。和其他国家相比,这个宏观税负水平尽管并不算高,但其中90%税负是由企业来承担的从中剔除增值税等可能会转嫁给消费者的部分,企业税负至少在70%以上。从企业层面来说,这是相当高的一个税负数字,不利于企业参与竞争。

财政部经济建设司去年7月发布的一份报告显示,综合考虑税收、政府性基金、各项收费和社保金等项目,企业税负达40%左右,超过OECD(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国家的平均水平。相关数据显示,过去30年,OECD国家的企业平均税负水平约为24%27%,日本、韩国和美国更低,过去20年约在20%左右。

鉴于企业税负水平过高,减税成为企业界最强烈的呼声,一些知名企业家联名发起减税运动。TCL集团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李东生在2012年全国两会期间,曾联合40多位企业家代表,呼吁政府“为企业减税、助企业过冬”。

近年来,中山对当地企业采取了一些税费减免措施,但企业层面并没有感受到多少实惠。合一电子(中山)有限公司总经理吴连助对记者说,从2013年8月起,海关、出入境检验检疫免收检验费,对制造业出口带来一定实惠,公司每月可以省下4000元费用,也有出口量大的企业每月可省下几万元。但与体量巨大的税费支出相比,这点实惠只是杯水车薪,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企业税费负担过重的问题。

中山市今年下调堤围费征收比例20%,但企业的员工社保费同时大幅增加。“我们公司从去年的征缴基数1500多元提高到今年的1930多元,3000多名员工每人平均增加100多元,一年要增加好几百万元。” 中山隆成日用制品有限公司总经理李世钦告诉记者,这一加一减,公司税负不是减轻,反而更重了。

去年下半年,政府对小微企业实施一项税收优惠政策,营业额不足2万元免征税,由于条件太苛刻,对中山绝大多数制造业企业来说,基本上是一句空话,因为都达不到这个标准。

除了各类税费,企业每年还要完成政府摊派下来的各种活动捐款、慈善事业捐款等等,不少制造业企业最终净利润率达不到4%,而人民币汇率升值又会冲掉他们一大部分利润。企业经营者都希望人民币汇率继续贬值,以缓解企业经营压力。

如今,中山外资制造业已经陷入生存困境,不断收缩规模,或者转移投资。据中山市工商局官网数据显示,2013年中山市外商投资企业注销105户,其中,外资企业法人77户,比去年同期上升11.6%;申请注销登记的企业主要集中在制造业,有71户,占注销总户数的67.6%。为降低成本,不少境外投资者到东南亚开设分厂,有些甚至干脆把中山的工厂搬了过去。长此下去,作为制造业基地的珠三角,前景堪忧。

企业纳税“两本账”

相对于外资企业的坦诚,当地民营老板对企业税负讳莫如深。中山市西区某科技服务企业老板阿武向记者坦言,2012年他曾向一位媒体记者详细介绍了企业的税负情况,结果很快遭到税务部门的特别关照。税务人员突然上门查账,并严厉斥责他:“我们一直是放水养鱼,对企业够宽容了,如果按规定严格征收,你何止才缴这些税款?”

税务部门对企业纳税“够宽容”,是内地企业界公开的秘密。那么,中山市对企业税费宽容的空间有多大,底线在哪里?3月7日,总部设在中山的中华第一财务网创始人严必俊告诉记者,以他多年的企业财务总监职场经历来看,税务部门对企业纳税的确有“底线”账本。“一旦你的纳税额突破这个底线,税务人员立马会把你列入申报异常而派人上门查补税款。而在这个底线之上,即使你没有足额纳税,他们通常睁只眼闭只眼放你过关。”

严必俊给记者详细计算了企业的税负账目:假设一家中小民营企业的销售规模为1亿元,按中山目前劳动生产率人均月产值2万元来算,该企业至少需要420人,需要厂房面积5000平方米;按目前中山企业的员工平均工资3000元/月来算,则该企业的年度工资总额为1512万元。

这是一家中小企业的基本面,那么税务部门的底线账本是怎么样呢?“比如增值税,税务人员在不管企业是否盈利的前提下,要求你的增值税负担率必须达到3%以上,企业所得税负担率必须达到0.5%以上,否则税务人员必定不让你过关,这是约定俗成的潜规则。”

按这个底线基数来算,这家企业要缴增值税300万元、企业所得税50万元,再算出那些有法定征收比例的税费,城建税15万,城镇土地使用税2.5万元,房产税+房产营业税+个人所得税共16.2万元,印花税6万元,以及堤围费、残疾人就业保障金、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工会经费、员工社保五险等,累计该企业每年要缴纳的税费金额为562万多元,占总营业额负担率为5.62%。“销售1亿元至少要交562万元税费,这是民营企业的最低税费套餐。”

假设这家企业申报企业利润率为10%,也就是1000万元。如果严格按标准纳税,那么其增值税要暴涨至510万元,企业所得税要暴涨至333万元,城建税增至25.5万元,教育费附加、地方教育附加也有所增长,其余几项未变,合计税费总额高达1076.9万元,超过了利润总额。这意味着,企业如果足额纳税,其利润基本上都要被税费吃掉,这导致企业为了维持正常经营,不得不变相避税或逃费。

从上述两套账本来看,企业正规账本所要缴纳的税费总额,比底线账本的税费总额要高出1倍。之所以出现这种现实矛盾,中山大学财税系主任林江教授认为,原因在于企业税费负担太重,苦不堪言,无力承担足额税费,而企业生存状况又直接关系到地方经济的好坏,地方政府,包括税务部门,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默许企业变相避税,“不过,税务部门的默许也是有前提和限度的,就是企业的避税行为不能触犯税法。”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