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科技讯 据外电报道,搜狗周五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交招股说明书(FORM F1),计划通过首次公开招股募集最高6亿美元资金。搜狗计划在纽交所挂牌交易,证券代码为“SOGO”。搜狗的招股说明书中暂未透露首次公开招股的发行价格区间,及股票发行数量。

招股说明书显示,投资银行摩根大通、瑞士信贷、高盛、中金公司将担任搜狗首次公开招股的联席主承销商;华兴资本将担任副承销商。

以下为腾讯科技(微信号:qqtech)编译整理的搜狗招股说明书内容摘要:

概述

我们的使命是让沟通和获取信息变得容易。

我们是搜索领域的创新者,是互联网行业的领导廖国锋樊会涛者。按照的移动搜索量计算,我们的搜狗搜索是第二大移动搜索引擎。艾瑞咨询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按照月活跃用户数量计算,2017年6月我们是第四大互联网公司。我们行业领先的搜狗输入法、已建立的与腾讯和其它战略合作伙伴共享的强大生态体系、在人工智能领域取得的重大突破,让我们在捕捉搜索和互联网产业的机遇时处于独特的位置。

艾瑞咨询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搜狗搜索在2017年6月占据了移动(微博)搜索市场16.9%的份额,拥有4.83亿月活跃访问用户。我们的业务增长迅速,从2014年6月至2017年6月,整体搜索页面访问量年化增长率为30.1%,移动搜索页面访问量年化增长率为78.9%。受人工智能的支持,搜狗搜索提供了创新性的产品和服务。举例来说,我们的跨语言搜索服务消除了中文英文的语言障碍,让用户能够通过输入在互联网上发现英语内容,并阅读这些已翻译称中文的内容。

中文输入法是网民输入汉字时的必备工具。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今年6月份搜狗输入法是排名第一的基于云端的中文输入法。搜狗搜索不断地获取网络上的汉语表达和短语,从而让搜狗输入法构建了一个全面的、最新的词汇库。这使我们能够提高预测文本的效率和准确性。根据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搜狗输入法在今年6月拥有2.83亿移动日活跃用户,8800万PC日活跃用户。基于日活跃用户数量,搜狗输入法是第二大PC软件,第三大移动应用。搜狗输入法向几乎所有涉及中文输入的应用提供了应用程序接口,生成大量和高质量的数据,这些数据对我们的大数据能力至关重要。搜狗输入法能够实时预测用户的搜索意图,并允许用户通过其内嵌的搜索功能直接进行搜索,这占据了我们有机搜索流量的相当一部分份额。

我们与腾讯和其他战略合作伙伴共同打造和共享一个生机勃勃的生态系统。我们通过各种服务为用户提供个性化内容,如搜索腾讯微信官方账号等方式。通过与战略合作伙伴和第三方合作,我们还拓宽了用户获取渠道。目前,搜索搜索是腾讯移动QQ浏览器和的默认搜索引擎。我们还在探索各种强化与腾讯合作的潜在机遇。今年10月,腾讯开始测试搜狗搜索与微信的整合,让微信用户能够使用搜狗作为搜索功能,访问微信外部信息。待产品测试和优化后,我们将与腾讯讨论相关的商业安排。

我们处于人工智能开发的前沿,且拥有清晰的路线图。通过专注于自然交互和知识计算,我们在语音和成像技术、机器翻译和问答解答等方面取得重大突破。除了在跨语言搜索服务中部署机器翻译,我们还通过基于人工智能的语音和成像技术,为用户提供更自然的搜索体验。问答技术允许我们针对用户的提问提供直接的答案,而不再是向用户提供网络链接列表。我们受到检验的人工智能技术,将有助于我们推出更具有颠覆性的产品和服务,如虚拟个人助手,为用户随时、随地提供服务。

我们的营收保持着高速增长,从2014年的3.864亿美元增至2015年的5.918亿美元,去年达到6.604亿美元。截至2017年6月30日,我们今年上半年的营收达到3.732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3.229亿美元。我们的营收主要来自于搜索和搜索相关广告服务。去年上述业务营收占据了公司总营收的90.4%;今年上半年占据了总营收的88.1%。

我们的行业

拥有规模庞大、快速增长的在线搜索市场。艾瑞咨询提供的数据显示,2016年整体在线搜索市场规模为人民币765亿元(约合115亿美元),到2021年预计将达到人民币2043亿元(约合307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为21.7%。在线搜索市场的增长得益于庞大且极具潜力的用户群。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2016年每搜索用户平均营收为人民币127.1元(约合19.1美元);市场调研公司IDC的数据显示,美国2016年每搜索用户平均营收为152.8美元。此外,广告预算从线下向线上转移,以及教育、电子商务、网络游戏、金融服务、健康医疗等关键垂直领域的增长,也将推动在线搜索市场货币化的提升。

在线搜索是人工智能最显著的应用领域之一。开发在线搜索所需的核心能力,包括大规模数据处理、计算能力和高级算法,也是人工智能发展的基石。搜索引擎能够高效地处理连续更新的海量数据,利用先进的算法来确定用户所需要的查询内容,这些能力也是人工智能发展所必需的。因此,在线搜索公司最适合开发和商业化新的人工智能产品和服务。

人工智能还将推动搜索进一步取得突破。例如,问答技术允许我们针对用户的提问提供直接的答案。其他人工智能技术,如语音识别等,还能为用户提供更自然的搜索体验。预测和交互能力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启用,将为搜索引擎提供更多的盈利机会,如个性化内容的互联网金融信贷分析。人工智能也是智能硬件的一个关键推动者,它为消费者提供了新的互联网入口,并扩展了搜索的用例,把PC和移动设备扩展到家庭、汽车和其它环境。

向用户提供在线信息和内容的过程,从网关到交互和信息传递,正在不断演进。在线搜索和Web目录一直是向用户提供在线信息的主要方法。人工智能和大数据的发展将支持信息传递的附加方法,如虚拟个人助手和动态消息,可以为用户提供有针对性的数据和内容。

我们的竞争优势:

搜狗业务由四大部分组成:搜狗搜索、搜狗输入法、智能硬件以及其他产品。搜狗搜索包括微信搜索、明医搜索、知乎搜索等10个产品,搜狗输入法包括PC输入法、移动端输入法、语音输入法及图像输入法4个产品。其他产品主要为搜狗浏览器、搜狗地图等;智能硬件主要为糖猫系列产品。

我们相信,下列竞争优势将确保我们成为搜索领域的创新者,互联网行业的领导廖国锋樊会涛者:

搜索和互联网市场的领先者;

个性化的在线搜索服务;

先进的大数据能力;

已被证明的尖端人工智能技术;

已被证明的业绩增长能力;

与股东的强大战略合作

拥有愿景的管理团队和受技术推动的文化。

我们的战略:

我们打算通过执行下列战略来发展我们的业务,提升运营能力:

继续扩展搜索市场份额;

开发下一代人机界面;

释放大数据价值;

继续追逐人工智能技术的创新;

继续加强货币化能力;

追求选择性的战略投资和结盟。

我们的挑战:

虽然拥有一系列竞争优势,但预计我们也将面临各种挑战,它们包括:

激烈的市场竞争;

我们需要保持和扩大用户和广告主基数;

创新和推出新产品与服务的重要性;

维护与股东和第三方之间合作关系;

保持业务的高速增长;

悬而未决或将来潜在的法律纠纷,可能会对我们的财务和运营结果产生负面影响;

我们的搜索结果可能包含一些不准确或对用户有害的信息,可能被视为不适当或非法;

监管法规可能影响我们运营当前或未来业务的能力。

股权结构:

在首次公开招股之前,搜狗高管和董事合计持有公司5709.5万股A级普通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5%。其中,张朝阳持有3200万股A级普通股,占总股本的9.2%;搜狗首席执行官王小川持有1920万股A级普通股,占总股本的5.5%。

搜狗目前的第一大股东为腾讯,持有公司151,557,875股B级普通股,占总股本的43.7%;为第二大股东,持有公司3,720,250股A级普通股,以及1.272亿股B级普通股,占总股本的37.8%。

财务数据:

搜狗截至2017年6月30日的上半年总营收为3.73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3.23亿美元。其中,搜索和搜索相关广告营收为3.29亿美元,高于上年的2.94亿美元;其它营收为4440万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2890万美元。搜狗2016年、2015年和2014年总营收分别为6.60亿美元、5.92亿美元和3.86亿美元;其中,搜索和搜索相关广告营收分别为5.97亿美元、5.40亿美元和3.58亿美元,其它营收分别为6320万美元、5230万美元和2850万美元。

搜狗2017年上半年营收成本为1.93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40亿美元。搜狗2016年、2015年和2014年营收成本分别为3.03亿美元、2.48亿美元和1.66亿美元。

搜狗2017年上半年毛利润为1.80亿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1.83亿美元。搜狗2016年、2015年和2014年毛利润分别为3.58亿美元、3.44亿美元和2.21亿美元。

搜狗2017年上半年运营支出为1.43亿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32亿美元。其中,研发支出为7130万美元,高于上年的6640万美元;销售与营销支出为6140万美元,高于上年的5670万美元;总务与行政支出为990万美元,高于上年的870万美元。搜狗2016年、2015年和2014年运营支出分别为2.86亿美元、2.42亿美元和2.53亿美元。其中,研发支出分别为1.38亿美元、1.31亿美元和1.23亿美元;销售与营销支出分别为1.23亿美元、9400万美元和7800万美元;总务与行政支出分别为2460万美元、1670万美元和510万美元。

搜狗2017年上半年运营利润为3770万美元,低于上年同期的5150万美元。搜狗2016年、2015年和2014年运营利润分别为7160万美元、1.02亿美元和运营亏损3190万美元。

搜狗2017年上半年税前利润为3880万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2770万美元。搜狗2016年、2015年和2014年税前利润分别为5610万美元、1.09亿美元和亏损2680万美元。

搜狗2017年上半年净利润为3580万美元,高于上年同期的2770万美元。搜狗2016年、2015年和2014年净利润分别为5610万美元、9950万美元和净亏损2680万美元。

截至2017年6月30日,搜狗账面持有的现金和现金等价物总额为3.109亿美元,高于截至2016年12月31日的2.861亿美元。

与和腾讯的关系

我们的业务受益于与两大股东、腾讯的合作。

是领先的在线媒体、搜索和游戏服务集团。这家公司自2000年在纳斯达克证券市场挂牌交易,向PC和移动设备用户提供了综合性的在线产品和服务。在此次首次公开招股完成之后,我们还会继续与其进行合作。在巨大的品牌号召力,以及他们在市场上丰富的经验,为我们带来和许多好处。未来我们还将与继续保持合作关系。

腾讯是领先的互联网增值服务提供商。2013年9月,腾讯成为我们的第一大股东,并且与我们达成了战略合作,为我们带来了巨大的流量,以及腾讯诸多产品的用户所产生的内容。按照我们现在与腾讯的合作,搜狗搜索是腾讯旗下产品默认的搜索引擎,例如移动QQ浏览器、、QQ导航、以及上网导航。截止到2017年6月,我们大约38.2%的搜索流量都来自于腾讯旗下的互联网资产。腾讯还同意在2018年9月之前,在不损害用户体验的情况下,让搜狗搜索引擎成为提供常规搜索功能的其它产品的默认搜索引擎。我们与腾讯希望能够将这项合作扩展到其他产品中,并且将时间延长到2023年。从2014年开始,腾讯微信官方账号接入了我们的搜索服务。我们相信,我们的业务合作也让我们成为了巨大、且发展迅速的在线搜索市场领导廖国锋樊会涛者,尤其是在移动端。

在此次首次公开招股之前,腾讯、与我们签订了股东投票协议。协议规定,和腾讯同意本次首次公开招股,并有如下期望,(i)在首次公开招股后三年内,和腾讯将根据持有股份选举董事会,董事会将由7人组成,其中4人来自,2人来自腾讯,剩下一个席位将是我们的首席执行官;(ii)在首次公开招股三年后,将有权改变公司董事会的规模和构成,并且为腾讯提供三年内指派至少一名董事会成员的权力。协议还规定,只要和腾讯联合持有的A级普通股和B级普通股数量超过公司总股本的50%,这两家公司就可以罢免或撤换自己任命的公司董事。

本次募股完成之后,凭借其B级普通股以及与腾讯达成的股东投票协议,将有能力控制我们。因此,我们将根据《纽约证券交易所上市公司手册》的规定被列为“受控企业”。

与我们管理层的股东投票协议

2013年9月,、Photon(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的投资主体)、搜狗首席执行官王小川以及管理层的四位其他成员与公司达成了一个投票协议,在本次募股的过程中,这个协议将会继续生效。根据这份协议,Photon、王小川和其他四名管理人员可以根据他们的A级普通股(除去王先生在本次募股之后在公开市场上购买的股权),由指派人员进入我们的董事会。

、腾讯、Photon与我们之间的注册权协议

、腾讯以及Photon与我们在2017年8月11日达成了注册权协议,这份协议在本次募股中依然生效。根据这份协议规定,、腾讯和Photon享有注册权,包括要求登记权、起草F3注册声明的权利以及附带登记权。

我们的历史和企业架构

2005年12月在在开曼群岛注册成立搜狗。

2006年2月之前,我们的搜索和搜索相关业务由拥有或控制的各个实体运营。2006年2月,对搜索和搜索相关业务进行重组,其中大部分的搜索和搜索相关的业务被转移到搜狗。

在2010年10月之前,我们一直被间接完全控股。2010年10月,通过另一次重组把与搜索和搜索相关的业务和员工转移给搜狗,筹备让我们发行PreIPO A轮优先股。随后,我们向阿里巴巴集团子公司阿里巴巴投资有限公司、China Web Search、Photon发行了A轮优先股。2012年6月,从阿里巴巴手中回购了A轮优先股。

2013年9月,腾讯对我们进行了投资,并把旗下搜搜搜索引擎及相关特定资产转移给我们,换取了我们发行的PreIPO B轮优先股股票,以及不带有投票权的PreIPO B级普通股。、Photon(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张朝阳的投资主体)、搜狗首席执行官王小川以及管理层的四位其他成员与公司达成了一个投票协议,在本次募股的过程中,这个协议将会继续生效。根据这份协议,Photon、王小川和其他四名管理人员可以根据他们的A级普通股(除去王先生在本次募股之后在公开市场上购买的股权),由指派人员进入我们的董事会。

在腾讯对我们进行投资的同时,我们还与签订了回购选择协议,让公司有权回购所持的PreIPO A轮优先股;与Photon签订了协议,让公司有权回购该公司所持的PreIPO A轮优先股;与China Web Search签订了协议,让公司有权收购该公司所持的PreIPO A轮优先股。2013年9月,公司还向三家PreIPO A轮优先股股东签订了特别派息协议。

2013年12月,腾讯收购了我们可变利益实体(VIE)北京搜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Beijing Sogou Information Service Co.)的部分股权,也收购了北京搜狗信息服务有限公司的部分股权。

2014年3月,根据2013年9月签订的协议,我们从China Web Search手中回购了该公司所持的PreIPO A轮优先股。

2015年9月,根据2013年9月签订的协议,我们收购了所持的全部PreIPO A轮优先股,以及Photon所持的部分PreIPO A轮优先股。

2017年8月,为筹备此次首次公开招股,、腾讯与我们签订了投票协议。

公司业务的相关风险

在线搜索市场竞争一场激烈,若不能在竞争中取得成功,保持或者提高营收及盈利将很困难。

我们必须通过提高用户数量来发展,我们必须持续创新,并不断适应在线搜索市场的变化来实现这一目的。如果没有持续创新,没有新产品、服务的推出来改善用户体验,可能就没有足够的用户流量来保持竞争力。

如果与腾讯的合作终止或受限,我们的业务和增长前景将受到影响。

我们与腾讯扩大合作的努力可能无法成功。

我们的现有业务和扩展战略,依赖于特定的关键合作协议。如果无法保持或者发展此类合作关系,公司的业务和增长前景将会受到不利影响。

如果我们无法维持或扩大与第三方互联网资产运营商的合作,我们的营收和增长可能受到不利影响。

我们可能无法维持历史性的增长。

我们的营收主要依赖于在线广告业务。如果无法保留现有广告主或吸引到新广告主,我们的业务和增长前景可能会受损。

我们的绝大多数在线广告营收依赖于第三方广告机构。

如果我们无法维护和加强品牌的知名度和忠诚度,我们将很难维持和增长用户和广告主数量。

我们的成功依赖于高级管理层和关键雇员的持续努力,他们如果不再为公司效力,公司的业务将会受到损害。

我们在投资以及收购补充业务和资产方面的策略可能会失败,这可能导致减值损失。

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对股权激励费用确认方面的要求,可能会公司的运营业绩和员工市场竞争力产生不利影响。

搜狗的用户指标和其它估算,可能会受到经营业绩计算方面固有难题的影响。

我们没有独立地核实过本招股书中由第三方提供的数据,估算和预测的准确性,此类信息包含假定,具有局限性。

我们无法阻止未经授权使用本公司知识产权的做法,而此类做法可能会令公司的业务和竞争地位受到损害。

未决诉讼和未来诉讼可能会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我们现在,并且未来也会时常受到知识产权侵权索赔案的影响,为这些案件辩护可能非常费时,并且花费不菲,对公司的财务状况和经营业绩也会产生负面影响,尤其是出现要求我们支付巨额赔偿金,停止提供某个产品,或者停止提供产品核心功能的情况。

对于那些对公司业务至关重要的技术,商标和设计,我们可能没有独家权利。

若我们的搜索结果包含不准确信息,或者对用户有害的信息,我们的业务和名誉可能受到负面影响。

若我们的搜索结果中出现不恰当或者非法内容,公司可能会受到监管人员的调查。

我们可能会因为搜索结果侵犯了第三方的知识产权而承担潜在的责任。

我们可能会为在公司平台上的在线活动承担法律责任。

与我们平台相关的隐私问题或安全漏洞可能会损害我们的声誉,令现有和潜在用户不愿使用,令广告客户不愿使用我们的服务,并且公司因此受到法律制裁和承担法律责任。

我们的网络运营可能受到黑客和病毒的攻击,导致使用公司产品和服务的减少,进而令公司承担责任。

第三方软件应用或者其某些行为可能干扰我们从用户接收信息和向用户提供信息,影响用户体验,公司业务可能受到负面影响。

互联网广告拦截技术的采用,可能对我们的业务和运营结果产生不利影响。

如果我们无法检测到点击欺诈,广告客户可能会对我们丧失信心,我们的收入可能也会下降。

网络垃圾邮件、“内容农场”(content farm)以及我们拦截此类内容的努力,可能会降低我们搜索结果质量,可能打消当前和潜在用户使用我们产品和服务的念头。

我们业务运营能否成功,取决于互联网基础设施的性能和可靠性。

我们的信息技术和通信系统一旦出现服务中断或故障,可能会导致用户流量减少,并损害我们的声誉和业务。

我们还面临与自然灾害、流行病或恐怖袭击有关的风险。

我们企业架构的风险:

为了遵守中华人民共和国的监管要求,我们通过旗下的主要可变利益实体搜狗信息运营部分的业务。这家公司与我们有合同关系,但我们没有一个实际所有权。如果这些合同安排以及我们现有所有权结构被发现违反当前或将来的法律法规,我们恐怕会受到严厉处罚。

我们的业务能否取得成功,与我们的可变利益实体搜狗信息及其股东的合同安排密切相关,这些合同安排在提供运营控制方面,或许不像直接拥有这些实体那么有效,同时还存在难以执行的可能性。

我们子公司搜狗科技与可变利益实体搜狗信息之间的合同安排,可能会对我们的税收产生不利影响。

如果我们一个或更多的可变利益实体破产或或遭到解散或清算,我们可能会失去使用这些可变利益实体资产的权利。(编译/明轩)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