著名历史学家黄仁宇先生在分析明朝灭亡进程时,反复强调一点,就是传统的封建官僚机构,始终未能掌握数目字管理国家的办法。帝国的君主,缺乏对国家整体运行的了解、掌握与控制,导致了国家管理效能的低下,在勉强的支撑下,最终走向覆亡。

大明行将就木前夕,北京已经兵临城下多日,可江南的财税不但没有多增一分,反而连续多年不能按时交到帝国权枢手中。皇帝心急如焚,即便是向最信任的大臣们筹钱,也是分文难取。大明朝就这样抱着一块金砖,慢慢沉入了历史的深渊。黄仁宇先生朴素的大数据理论,对一个治乱循环数千年、始终没有能够走进现代启蒙理性的文明而言,仿佛是天书一般的奇谭。

倘若把历史拉长来看,我们将会获得无限丰富的启示。最近,青年学者王千马的新书《盘活——民间金融百年风云》,讲述的是近代以来民间金融的发展史。所谓用数据管理,最好的载体莫过于钱了,理财对国家与个人都是第一要务。人穷才会气短,国穷则会多难。王朝的大厦将倾之时,往往是财政混乱、国家度支捉襟见肘之日。理财之事,在国家层面而言,是税赋与支出,在民间则是“钱业”——金融。

王千马的研究从明朝中期张居正推行“一条鞭法”开始,在此后漫长的光阴里,中部的资本开始与“银子”紧密挂钩。银本位的得与失,决定着其后几百年来的国运——票号、镖局、钱庄的兴起与衰落,晋商、徽商的叱咤风云,已经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传说了。但事实上,这些现代金融业的先驱与雏形,与以后“宁波帮”或者金融资本家在近现代史上发挥的作用相比,不过小巫见大巫耳。

让钱“轻”起来,更快、更便捷地流通,是整个金融业存在与发展的使命所系。因为强大的封建王朝,农业体制的制约、保守的帝国权力只会用一种思维,那就是统治和夺取一切,来与民间打交道。可惜,无论巧取还是豪夺,都不肯绝对调动蕴藏在这个庞大帝金钱的能量。于是,举国上下捂着钱袋子,坐看一个政权灭亡的历史奇观反复上演。晚明如此、晚清如此、北洋消亡如此,民国政府在大陆的一朝覆亡,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王千马在三十多万字的著作里,为读者全面展示了极其丰富的史貌。记录了金融行业在近代的孕育,涉及到了整个鲜为人关注的商业史。也书写为一大串先驱后继的金融业巨子、近现代商业银行家的群像,让我们不禁深深思考:这个东方国度静默的公民中,究竟还存着多少巨大的个人潜能,没有被好的制度给挖掘出来。

从土到洋,从小到大,从钱庄老板、掌柜的精明到职业银行家的运筹帷幄,承担着吸金输血、造利农工商,支持政派活动,乃至抵抗外敌入侵重任的近现代金融业,几乎没有一刻远离过沧桑巨变的舞台。全书陈述的很多历史细节,是大篇章背后的小动作,举手投足间的风雨变幻,或者政商互惠、官商勾结,或“大棒”打“钱袋”,仗势欺人,政治强人把银行当私库、革命冒险家视金主为战利品……各种尔虞我诈,各种豪情满怀,各种饮恨长叹,把历史中一连串的兴亡故事,写得十分好看。

通观《盘活》全书,我们可以得出很多判断:因为现代金融制度的引入,不同于晚明时代的历史死结与无解,近代工商业得以迅速发展,日本人遂悍然发动了全面侵华的战争。他们估摸着的复兴,将打破与自己的力量对比,欲将扼杀在发展的摇篮里。可是,也因为有了现代金融业的工具,中华民族可以在上世纪30年代起,集中举国之资本,能够抵御比满清军队强悍百倍的日本侵略军的入侵,开展漫长的抗战,未尝重蹈大明朝灭亡的悲剧。

光阴驰转,今天商业银行的发展,又一次接轨百年前。全国各地的商业银行,以极多元的格局、极繁盛的态势快速发展。从来没有这么多的银行,人也从来没有这么强的理财、金融、投资意识,这真是个好的历史成就,尽管弯路走了很多,我们还是走回头到历史三峡的主河道当中了。《盘活》既见证了我们走得多么不容易,也昭示着我们的未来会多么值得向往。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