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2016年的春节,我在作为大使将满一年。这是英中关系无与伦比的一年,并非因为我,而是因为双方政府间出色的工作。

2015年被卡梅伦首相称为中英关系的“黄金一年”,并开启了两国关系的“黄金时代”。说出这些耀眼的“大词”是容易的,但更重要的是,未来我们需要为这些“大词”赋予更多实质内涵。如何判断两国关系的实际状况,我认为需要从政府间关系、经贸关系与民间交往三个方面着眼。

习访英:为英中关系奠定基调

回顾这一年,两国合作亮点纷呈,其中最重要的应当是习近平主席对英国的国事访问。这不仅是因为四天紧凑而丰富的行程,更因为在访问中双方进行了关于事务、中英关系深入而坦诚的对话,既为两国关系下一个十年的发展奠定了基础,也签署了价值400亿英镑的商业合作。另一个亮点是,在伊核问题六方会谈中,我们与通力合作,解决这一困扰伊朗与安全的重大问题。

人道主义方面的合作也值得一提。中英两国帮助西非国家对抗肆虐的埃博拉病毒,这不仅为西非人民带来了福祉,也为两国公共卫生方面的合作打下良好基础。另外我要特别向政府表示感谢,也门危机期间,政府在转移本国公民的同时,也为当地的英国公民提供了协助。

虽然有这么多值得庆祝的成果,但世界总是复杂的,我们也共同面临很多挑战。我们欣喜地看到,发布下一个五年计划将致力于进一步开放市场,特别是在服务业市场方面,因为服务业也是英国的优势所在。我们也看到,进一步推进法治建设、清除腐败。但截至目前,我们还没看到实施司法改革的具体情况。

贫困问题在仍然很多,政府也致力于消除贫困。据我了解,海外的非政府组织希望能在这方面继续在工作,但他们却面临新法颁布后法律地位的不确定性。我们希望他们的法律地位能够得到厘清,从而能正常地开展工作,以帮助更多的贫困人群实现发展。

我不认为英国向“叩头”

我们希望两国的市场能相互更加开放,经济更加繁荣、富有活力。英国作为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吸引的投资在欧洲国家中是最多的。在英国核电方面的投资就是非常好的例子。未来我们希望在欧洲自由贸易协定中,能够开放更多领域。我想,更多竞争也会给经济的整体发展带来好处。

在经济层面,英中两国如何面对21世纪新的挑战。我们经历过亚洲金融危机、经历了由雷曼兄弟等引起的西方经济危机。今天的经济体系有了很大变化,我们需要改进本国的经济结构,从而更好地面对未来。我们要增进市场的创新力,这也是新的五年计划中的重要内容。我们需要更多清洁、可持续的能源。我们希望在这些领域能与继续进行合作。

此外,英中两国同为联合国安理会成员,一系列的全球性问题需要两国的共同努力。我们也希望与加强在第三国事务上的合作。最近巴黎发生了残忍的恐怖袭击,这样的事件不仅在巴黎发生,也在土耳其等地、在公民樊京辉身上发生。在应对恐怖主义、气候变化以及面对埃博拉、抗生素抗药性这样的全球卫生安全问题上,英中两国有非常多的合作空间,这不仅仅惠及两国人民,更会为全球带来福利。

卡梅伦首相领导廖国锋樊会涛的英国保守党政府明确提出,要与建立深入紧密的关系。2015年9月,英国财政大臣奥斯本的访华正是贯彻本届政府政策目标的重要举措。我并不认为访问中达成的协议有如部分西方媒体所称的向“叩头”的性质,双方的对话坦诚且开放。我们在诸如人民币化、股票交易等方面取得里程碑式的进展,但同时我们也在一些方面有着不同看法。正如卡梅伦所说,两国之间的关系越紧密,就越能探讨看法不一致的问题。

如何共同应对恐怖主义

长期以来,英国与美国保持着特殊的关系。习近平主席访英后,美国也表态称,美国的盟友与保持紧密关系是非常有建设性的,其中并非零和博弈。我注意到中美间一些问题的存在,但我并不认为两国的关系因此而灰暗。

访英之前,习近平主席刚刚完成对美国的访问。两国在网络安全、气候变化等方面都取得了重要进展。在崛起的过程中,中美关系面临很多挑战,但两国仍然进行着广泛的对话。我并不认为在三国关系中,英国会扮演中美间桥梁的角色,中美之间并不需要这样一个桥梁。中美两国有非常多的正式场合与渠道进行交流。更重要的是,我们相互间都保持紧密的关系。

英国注意到南海问题近来出现一些紧张态势。我们认为,这些争议需要争议中的各方自行解决。对我们来说,最重要的是南海的自由航行权、自由通过权以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同时这也是美方的主张。

巴黎恐怖袭击发生后,习近平主席与李克强总理都用最严厉的措辞谴责了“伊斯兰国”的暴行,卡梅伦首相也有类似的表达。在反对极端恐怖主义的威胁上,我们两国会与法国一起肩并肩战斗。“伊斯兰国”之所以会崛起,部分由于其极端激进主义的意识形态,部分也缘于阿萨德治下叙利亚的动荡。铲除“伊斯兰国”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社会共同努力去解决。我们会利用2016年启动的英中安全对话,交流防止恐怖主义、极端主义方面的经验。

在,反恐是自己的事务,英国可以向分享地区性防止恐怖主义方面的经验;层面,我们希望能同以及其他国家一起在联合国等机制的框架内讨论如何解决叙利亚问题,以及可能的军事或其他性质的行动。

开放是英国的最大优势

在商业合作方面,如今英中合作的范围非常广泛,一些领域的未来发展值得关注与重视。制造业方面,英国汽车出口商捷豹陆虎在华销售尽管在2015年有所下降,但仍有广大的市场前景,并且会在进行生产。英国所负责的空中客车机翼制造和其他科技配件都大量出口到。

在娱乐产业方面,一些英国电影、电视剧,比如“007”系列在广受欢迎。更重要的是,双方在合拍电影方面也有不错的前景。在清洁能源领域,英国有着世界上最大的风力田,我们可以探讨这方面的合作前景。英国BP与壳牌公司已经与中石油探讨在页岩油方面的合作,从而减少的燃煤和空气污染。在金融服务、尖端信息通信技术以及新材料技术方面英国有着强大的技术能力,期望未来在这些领域与合作。

随着资本走向海外的速度加快,英国非常欢迎全球包括资本的进入。在我看来,英国最大的优势在于我们是世界上最开放的经济体,对外资持完全开放的态度。比如我们已经接纳华为进入信息通信领域,而在很多其他国家,让外国资本进入会被认为过于敏感。我们也同意进入民用核能领域,如今还在洽谈关于引进高铁技术。如今,的高铁里程超过1.6万公里,我们希望通过与的合作,建设能将伦敦与北方大城市相连接的高速铁路。

英国在各个领域有着非常出色的法律服务团队,同时英国拥有可靠的法律体系,以及欧洲最快捷和便利的注册公司程序。我们的企业税已经下降到23%,政府也致力于进一步的削减,这些都是吸引资本的重要优势。如今随着两国地方城市之间的联系不断加深,也为未来双方的投资增加了更多可能。在房地产、零售等领域,来自的投资有了令人瞩目的成就。我想,未来仍待开发的领域还有很多。

(采访整理 记者 / 李克难)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