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媒体近日报道,黑龙江黑化集团有限公司(下称黑化集团)两年内被环保部门连开30张行政处罚决定书,均未获执行,污染物超标排放也未得到解决。报道出来后,黑化集团已于3月7日全面停产。3月10日,环保部决定挂牌督办,要求9月1日前处罚到位、执行到位、整改到位,涉嫌严重违法的将移送公安机关。同日,黑化集团旗下的上市公司“黑化股份”停牌1天,进入风险警示板,证券名也变为“ST黑化”。

面对雪花般飞来的处罚决定,黑化集团似乎很“淡定”。该集团环保部的一位科长称:“罚就罚”,反正“没钱付”。据当地环保部门介绍,黑化集团技术落后,加之近5年累计亏损了21.05亿元,环保设备投入不足,给环境监管带来巨大困难。

随着去年新《环保法》的实施,像黑化集团这种环保处罚案越来越多。环保部部长陈吉宁在今年全国两会上,介绍了去年新《环保法》的实施情况:全国按日连续处罚的环保案达715件,罚款数额是5.69亿元,各级环保部门发出的行政处罚决定9.7万余份,罚款42.5亿元,比2014年增长了34%,责令关停取缔2万家、停产3.4万家,移送拘留的有2000多件,涉嫌环境污染犯罪的有1600多件。

罚款与刑事处罚不是目的,但铁腕执法,才能让企业感受到法律之牙的锋利,认知到守法的必要。尽管如此,一家资产总额近30亿元、有6000多名职工的集团公司就此全面停产,毕竟还是令人唏嘘与惋惜。经济形势的严峻,未来无疑会给企业环境守法带来更大挑战,甚至一些地方政府也会减弱治理环境违法的力度,继续以牺牲环境的方式求生存。有些地区至今仍未出台与环保法相关的实施细则与时间表,环保部年初通报了去年一些环境监管执法不力的省份,海南、北京、青海、新疆、天津、黑龙江、上海、宁夏等多地榜上有名。这也给“新常态”下环境监管执法提出了新课题。

对无良企业施以重罚直至使其关门确有必要,这如同抓住了蛇的七寸,非此不足以扼住污染势头。然而,推行《环保法》不能只靠重罚,有些问题要区别对待,搞“一刀切”往往事与愿违。因为有些环保评估标准的制定缺乏科学性,与发展家的实际水平不匹配,这就需要适度调整标准,既给企业生路又帮助企业逐步提高解决污染的能力。为落实《大气污染防治行动计划》,去年环保部会同国家质检总局发布了石油炼制、石油化工、无机化工等多个行业的污染物排放标准,但应看到,这些排放标准大多如前几年实施的《火电厂大气污染物排放标准》一样,多为“世界最严”的排放标准,有的甚至超过日本和美国的标准。比如新制定的无机化工的氨氮、总铅等排放量,与过去标准比,都削减了70%以上,颗粒物排放量甚至削减了89.5%。标准制定得严,初衷肯定是好的,但过高的环保要求对很多企业来说有可能导致两个结果,一是企业因成本过高而亏损甚至倒闭,另一种结果是反正达不到标准,只能在数据上造假。虽然的大气污染问题已严重影响到了民众健康,但仅靠环保部门制定一个庞统的、未必科学的过严排放标准,然后再靠环保部门重罚与关停,对问题的根治并无实质性助益。

可见,不是所有的污染问题都能“一罚”了事。很多污染企业本身对相关的清洁生产与污染治理技术就不了解,加上很多排放标准发布不久,与环保部门更是处于严重的信息不对称状态。并且,很多现实都是有历史原因的。过去,一些地方政府招商引资时急功近利,并不看重环境的保护,做出了各种不切实际的承诺;而今企业主投资落地了,往往还是当地的利税大户,环境政策却发生了重大变化,使很多地方政府无法兑现当时的承诺,不仅损害了地方民众的环境权益,强行执法也让企业的投资打水漂,还影响地方收入和就业。

这种情况下,就需要当地环保部门除了加强监管,还要提供系列帮扶服务。很多污染问题需要依赖高科技手段解决,地方政府可以引进或扶持一些环保企业,通过政策杠杆促其承包污染企业的污染治理;或者帮助企业引进环保技术人才;或者通过推广清洁生产技术和循环经济,来提高资源综合利用率,降低企业的治污成本;针对环保部门与企业之间的信息不畅,地方政府也可成立以环保企业为主体的技术创新交流平台,推广各种环保节能新技术。总之,利用政府平台整合多方资源,为企业提供环保改造方面的帮助,运用多种手段给企业以支持,尽可能帮企业度过升级的难关,而不是把那些无力治理污染的企业一下子逼上绝路,从而伤害到的实体经济——的产业结构主要都是低端构成,升级需要过程,我们的科技创新还不足以提供快速晋级的动力,因此,环境治理不可心急冒进。

对各地政府和环保部门来说,如果对大多数的污染企业,都不给帮扶和过渡期,其命运势必都会像黑化集团那样,届时,大量失业工人会给地方带来新的压力。所以,对地方政府来说,重罚治污只是新《环保法》实施的第一步;加快健全基层环保机构,提高基层环保工作人员的技术能力与业务水平亦很重要,只有解决理顺“监管-罚款-帮扶”链条,环保部门才能真正成为环保升级的灵魂和引

导者。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