安倍晋三再次主政后迅速推出的一系列经济刺激政策,被外界冠以“安倍经济学”(Abenomics)之名。然而,这一政策本身就有倒因为果之嫌。通缩可能并非日本经济缺乏活力的原因而是其结果,而且在已经推出的低利率政策并未刺激企业贷款并引发通胀之后,以扩大政府支出为主的新一轮经济刺激政策几乎必然以政府财政状况更加恶化,以及央行独立性进一步丧失为代价。

亦有观点认为,日本央行宽松货币政策所蕴含的真正风险,不是日本的通货膨胀目标2%是否能够达到,而是世界经济是否会重演1932~1936年各国竞争性货币贬值的一幕。

日本央行是安倍推行“安倍经济学”最重要的工具之一。作为行长提名热门候选人之一的前央行副行长岩田一政,其观点必然代表日本国家利益,不可能背离。近日岩田一政在位于东京大手町的办公室里接受《》记者专访,披露他本人对日本经济和未来的货币制度的看法。本专访内容仅代表受访方观点,本刊对所涉数据、分析均持保留态度。

20年通缩之苦

日本过去长期处于通货紧缩的状态中,通缩前后持续了将近20年时间。为了消除危机,无论如何都需要实行货币宽松政策。日本这次不仅要在金融方面量化宽松,还要扩大财政,做两方面的努力。这也是美国、欧盟、英国等央行都在采取的措施。这些国家中,很多还没有从雷曼兄弟倒闭引发的经济危机中复原。

去年11月,安倍内阁刚刚确立2%的通胀目标,而货币量化宽松政策还未实施前,股票市场已经开始上涨,日元在汇率市场也开始出现贬值。市场的提前反应已经显示出对量化宽松政策的期待。

此前,日本曾提出1%的通胀目标,但最终没能实现。为达到1%的目标已经十分困难,可想而知,此次为实现2%的通胀目标,更可谓难上加难。今年,日本消费者物价指数年率下降0.2%,如果去除能源与食品等项目的话,实际下降达到0.7%,所以,为实现2%的通胀目标,将大量依靠国家财政的投入。

3月19日,日本央行新总裁黑田东彦就任后,将进一步推进货币宽松政策的实施。这是日本脱离通货紧缩困境的第一步,但是仅凭它要实现消费者物价指数上升2%的目标绝非易事,还需要扩大需求以填补供需间的鸿沟。为此,必须通过创新和放宽限制来创造新市场,从而提高企业的成长期待值,并创造一个能够增加底薪等员工报酬的环境。如果企业提高2%的工资,那么就能够更接近20世纪90年代前期实现物价上涨2%的状况。

量化宽松政策到底能达到多大规模,将在4月4日央行第一次金融会议上作出决定。现在央行每月都在购买2万亿日元的1年至3年期国债。目前,央行规定每月购买国债的上限为2万亿日元。在4月4日的金融会议后,相信央行会将每月购买国债的上限翻一番,达到4万亿日元,同时也将解除只能购买1年至3年期国债的期限要求。

央行一直以来主张“现阶段以1%为大致目标”。安倍晋三新政府要求日本央行就货币政策采用2%的通胀目标,央行已经接受。这意味着央行政策的巨大转变。

我认为理想的通胀率在1%到2%之间;一是考虑陷入通缩的风险,最低需要1%的通胀率作为预留空间;二是照顾到日本的消费价格指数相比于实际生活费指数,至少有1%左右的向上偏差;因此,理想的通胀目标是:旨在不陷入通缩的1%预留空间,与消费价格指数1%向上偏差相加后所得的2%。

安倍政府提出了实际2%、名义3%的经济增长目标。名义增长率和实际增长率之差意味着计算国民经济附加价值的物价指数——生产总值(GDP)平均物价指数(名义GDP÷实际GDP)的增长率为1%。

然而,调查过去的数据发现,GDP平均物价指数的变化率较消费价格指数的变化率低1%左右。央行若把消费价格指数1%设为通胀目标,那么GDP平均物价指数的增幅就接近0,很难实现名义增长率3%的目标。政府与央行要想合力实施具有统一性的宏观经济政策,那么以消费价格指数来定义的通胀目标就必须是2%。

黑田东彦认为,实现2%的通胀目标需要2年的时间,但外界普遍认为,至少需要10年时间。对于这个问题,应该注意,此前央行提出1%通胀目标时都没能实现,我认为,短期实现2%的通胀率,十分困难。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日本不能实现这一目标,实际上,即使有经济危机的困扰,其他发达国家也能够很好地保持2%的通胀率。只是2年时间,实在困难重重。

日元贬值并非货币战争

外界对目前的日元汇率也估价过高,我认为与日本实际经济实力的偏差达15%左右,脱离了日本实际的经济发展状况,日元已经不能如实反映日本实际的经济实力。

2012年,美元兑日元汇率比为1:78,当时如果能够如实反映日本经济发展水平的话,汇率应该维持在1:90到1:100之间。今天的汇率是1:96,我认为是比较合理的水平。实际上,在雷曼兄弟事件后,美元兑日元汇率为1:110,如此来看,即便现在,日元汇率仍处在过高状态。

至于日本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会引发货币战争的各种猜疑,我认为是没有必要的。

货币战争的说法始于上世纪30年代,当时很多国家都在利用关税壁垒、调控汇率等手段,实行贸易保护主义政策,这给周边国家带来很多经济上的负面影响。对照过去的历史,可以发现,贸易战争才是使对象国陷入困境、造成近邻贫穷化的元凶;货币方面虽然同样是汇率下降,但是由货币宽松而产生的汇率下降会带来经济规模增大的效果,同时也会带来全球利息的下降,因此反而对于贸易对象国来说是有积极影响的。

但现在日本持续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可以活化日本长期低迷的经济发展态势,从长远角度看,日本长期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也可以使世界上很多国家的汇率调低,有利于同日本进行贸易的周边国家经济发展。

对于日本的贸易对象国来说,首先可以通过全球利息的下降获得经济景气改善的效果;其次它的贸易条件会得到改善,有了这两个效果,就不会发生上个世纪30年代货币战争中出现的导致邻国贫穷的结果,这是日本经济学界一致的见解。只要所有的国家采用的都是浮动汇率制,那么一国的货币宽松政策就不会带来邻国的贫穷化。

就交易条件而言,随着日元的贬值,日本的进口价格将越来越贵,实际上有利于日本周边国家的贸易发展。所以日本实行的货币量化宽松政策并不意味着货币战争,相反将是世界经济复苏的重要动力。

确实,对不同的行业,最理想的汇率是不一样的。对于出口企业而言,汇率越低,出口竞争力就越强。但是随着日元的持续贬值,日本从海外购买能源的成本也将持续上升,企业的生产成本也将不断攀升。

市场汇率不一定如实反映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我认为,浮动汇率应该有上限和下限之分。如果以出口为主的企业认为生产成本太高,不得不将生产转移到国外的时候,汇率就接近它的浮动上限了;而以进口为主的企业出现了同样的情况,汇率则接近了它的浮动下限。理想的汇率应该根据经济发展的实际情况来制定。

“1+4+1”货币储备体系

日本长期苦于通货紧缩的原因之一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以后日元的过度升值。因此,建立一个从根本上杜绝日元升值的、并能对今后的金融危机未雨绸缪的货币体系,是最为有力的经济增长策略。

现在的金融体系中,并没有一个在发生国家债务危机等大型危机时,可以成为最终贷款人的机构或机制。这就滋生了以各个国家为单位储备外汇作为应对危机的保险的土壤。

今后,安全资产的匮乏状况将不断加剧。需求方面,对安全资产需求较大的新兴国家已实现经济的高速增长,对作为危机的“保险”的外汇储备的需求不断增长。而供给方面,作为安全资产的主要供给源的发达国家经济增长缓慢,财政恶化,适合投资的国债在不断减少,有政府保证的银行存款的增长也有限。

金融市场安全资产供需失衡,引人忧虑,而货币基金组织(IMF)的资金能力相对薄弱,难以承担最终贷款人的角色,致使目前的金融体系“布雷顿森林体系Ⅱ”应对国家破产等的安全网络仍不健全,这也是日元波动率较大、容易产生过度升值的原因之一。

“布雷顿森林体系Ⅱ”需要升级为更加坚固健全的“布雷顿森林体系Ⅲ”,具体对策如下:

首先,提升IMF财务基础,使其能够充分发挥其作为最后的贷款人的作用。至今为止,IMF基本上是通过基本加盟国政府出资来满足融资需求的。2009年起首次发行特别提款权(SDR)支付的IMF债券,以使资金筹措方式多样化,但该债券的转让仅限于IMF加盟国、中央银行、加盟国财政机构,不能转让给民间机构。这就意味着它不能通过市场直接交易,仍停留在会员间相互融资的信用社阶段。应当改变这种形式,将Fund升级到Bank,让SDR债券成为危机发生时民间机构也可以依靠的安全资产。

其次,还应构筑一个体系,即在危机发生时,IMF向储备货币国的中央银行发放SDR支付的资金,接受这笔资金的各中央银行在必要的情况下向市场供应其货币。如果IMF作为最终贷款人的定位更为明确,在危机发生时能够顺利地进行资金借出,那么新兴国家就不再有持有过度的外汇储备的必要。

最后,IMF应当设置专家会议,讨论并明晰外汇市场的干涉规则。目前外汇市场的干涉规则依然非常模糊,应当在客观的基准上制定明确的干涉规则。关于汇率的均衡值或反映经济基础条件的汇率的几个测试基准点,各国要形成共识,在此基础上明确“偏离基准点的幅度”,也就是可以介入干涉的“汇率的无规则运动或破坏性的短期波动”情况。

举例说,本中心所作的“从经济行为推测的均衡外汇汇率”(BEER)结果表明,2012年日元的均衡汇率为1美元兑换90日元左右,而实际汇率相对于以贸易条件为基准的均衡汇率的偏离程度为15%30%。为了抑制这种会给企业行为带来扭曲的汇率的急剧波动,日本可以首先提议,确立一个性的、基于客观基准的干涉规则。

纠正日元过度升值的态势,抑制其过激的波动,是能够使日本脱离通货紧缩、实现中长期经济增长的经济战略。日本提议,通过IMF改革和干涉规则的透明化等手段,使货币制度更加坚固,面向2050年构建一个能够支撑日本和全世界经济增长的框架。

展望2050年的货币制度,我认为未来的金融体系,将向以美元为中心,欧元、英镑、日元、人民币和SDR同时发挥储备货币功能的“1+4+1体制”发展。其中,美元作为全球化的储备资产;欧洲有欧元和英镑,亚洲有日元和人民币作为地区性的储备货币流通;而IMF也将强化其作为面向加盟国家的最终贷款人机能,SDR作为其补充货币发挥作用。

在这个货币体系中,美元仍然处于主导地位,但需要欧元和英镑、人民币和日元等4种货币的大力支持,同时需要IMF的SDR来维持基本的货币秩序。这就是未来的多种货币储备体系(Multiple reserve currency system)。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