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月革命之初,一辆反沙皇的列车宣传说“在战斗中死亡的哥萨克好过进入白色天堂”。

俄战时期,西伯利亚大铁路是红军和白军向辽阔无边的远东地区运送人员、物资的唯一手段。严重依赖铁路作战的岁月里,红军想到了借铁路来做革命宣传,遂发明了宣传鼓动列车。最初只是一个车厢被改装为宣传品分发点,专事发放报纸、传单、招贴画等,然后整列车被改装用于宣传工作。第一列宣传鼓动列车叫“弗·伊·列宁”号,1918年8月投入使用,它有9个车厢,内有书店和图书馆各一个,它用于向沿着铁路推进的红军散发宣传片。托洛茨基觉得效果很好,下令再建5列宣传鼓动火车,在伏尔加河上安排一艘宣传鼓动船,没有铁路的地方设置宣传鼓动汽车,在冬季交通中断的时候设立宣传鼓动雪橇。所有宣传鼓动交通工具里,最引人注目的永远是火车,它们有先进的通讯工具,通常含18节车厢,包括1个印刷厂,车身上刷满标语和画作。车内有大批热情的党务工作者、为地方上解决问题的农业和建筑业专家。火车被视作“最高权力的直接代表”,毕竟在沙俄时代的西伯利亚,中央政府的存在感非常弱,交通不便之地的民众往往多年见不到一个政府官员,军警除外。

车厢外部最初画着未来主义风格的象征性图案,收效很差。“每节车厢都以最鲜艳的色彩,装饰着最引人注目但不大容易看懂的图画,无产阶级被召集起来欣赏这些革命前的艺术大众都大多看不懂的画作。这些作品是为艺术而艺术的结果,除了让农民们和乡镇工人们惊讶,甚或害怕外,恐怕没有什么效果了。”英国记者阿瑟·兰塞姆注意到。这些画表达了白军的暴行、人民对红军的热爱,但过于抽象的画风让文盲农民一脸懵然,他们连谁是好人坏人都分不清。最终,一目了然、简单易懂的现实主义风格的画取代了未来派画家们的作品。

火车抵达目的地前,会用电报预先通知,地方政府会贴出海报,介绍将要播放的电影、召开的会议、举办的展览,民众便会满怀期待地等着火车到来。火车上载有汽车,汽车可以深入火车沿线25英里内的村庄,带去书和招贴画出售。有些节目要收门票,但部分地区尚未实行货币经济,农民就用鸡蛋在内的农产品来支付。电影主要是宣传片和纪录片,展示国家建设成就和全国先进模范事迹,这些片子普遍很短,因为当时缺乏电影胶卷。对于严重匮乏文娱生活的西伯利亚民众而言,这足够新奇刺激,宛如走入一个新世界。农民们最喜欢看农业题材的片子,他们被荧屏上的机械化农业生产所震撼。遇到恶劣天气,人们就进入车上的电影院观看,那里能容纳150人。

宣传鼓动列车是过渡时期的应急措施,当政权稳定后,各种宣传场所在远东各地投入使用,它就慢慢退出历史舞台。它的鼎盛期是在1920和1930年代,不过,1970年代依然能在西伯利亚某些地方见到宣传鼓动列车。兰塞姆很佩服这创意:“我怀疑人类此前是否曾设计出更有效的宣传工具。”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