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以来,三一重工、徐工集团等装备制造企业成功收购了四家老牌德国制造企业,在海外掀起了一波并购热潮。

金融危机给这一轮海外并购提供了千载难逢的机会。美国次贷危机和随之而来的欧洲主权债务危机迄今已历时五年,欧洲经济欲振乏力,包括德国普茨迈斯特、凯傲、林德液压在内的一大批高端制造企业遭受重创,销售和盈利能力大幅下挫,甚至陷入亏损。但中企能否借并购之机,在装备制造业急需的精工技术方面取得突破,现在还是一个未知数。

海外并购意在高端技术

一个国家装备制造业技术水平的高低,是衡量该国工业水平的参照。作为世界装备制造大国,由于缺乏核心技术,面临内忧外患、前堵后追的困局:一方面,发达国家高端装备供应商采用价格战,意图绞杀正在成长的高端装备制造业;另一方面,新兴经济体则利用自身优势发展中低端产品,挤占原有的市场份额。

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美、德、日等装备制造强国实施“再工业化”,将原本分布在海外的装备制造业回迁至本土;中地市场竞争激烈,对装备制造产品的需求增长趋缓,对其工艺水平的要求却提高了,导致大陆装备制造业中低端产能过剩,推高了对海外高端装备的依存度。

数据显示,2011年机械工业对世界制造业强国德、日的贸易逆差分别为492亿美元和578亿美元。其中,内地高档数控机床90%依靠进口,数控系统95%进口,仪器仪表70%进口;在基础零部件领域,为高档数控机床配套的高档功能部件70%需要进口,大型工程机械所需30MPA以上液压件全部进口,时速200公里以上的齿轮箱、2.5MW以上的风电齿轮箱、大型煤机齿轮箱、高速列车制动器、大型盾构机的电液驱动装置等几乎全部进口。

研发高端技术、建设市场渠道和扩大品牌效益都需时间积累,对身处险境的制造业来说,时不我待。而寄希望于“用市场换技术”,汽车行业作为前车之鉴,显示此路不通。剩下的唯一捷径就是海外并购,“用空间换时间”。

装备制造企业的海外并购在2008年初露锋芒。中联重科当年斥巨资收购意大利混凝土机械商西法(CIFA),最初虽然备受争议,但三年后开始盈利,中联重科因此从全球混凝土机械制造业排名第五一跃成为全球最大。

2009年北汽收购了瑞典萨博三个整车平台的技术,并于两年后造出了两批样车。北汽此前一直没有自主品牌的轿车,北汽研究院院长顾镭说:“以往开发高端轿车至少要花5~6年时间,现在只要两年时间。”继北汽之后,内地汽车零配件业也不落后,先后收购澳大利亚DSI变速箱厂、美国德尔福、美国耐世特、英国英纳法天窗等同行。

2011年欧债危机又令许多欧洲企业陷入困境,其中不乏拥有核心技术和悠久历史的装备制造企业。据德国联邦统计局数据显示,2012年1~8月,德国约2万多家企业破产,其中不乏长期专注于机械制造的家族企业,科技水平高,拥有不少数十年甚至上百年历史的精工品牌,这给企业提供了很好的并购机会。

机会难得,中企再掀海外并购潮。今年1月,广西柳工收购全球著名推土机及重型工程机械制造商、履带牵引技术的领导廖国锋樊会涛者波兰HSW,潍柴动力母公司山东重工收购全球豪华游艇巨头意大利法拉帝集团;3月,兵器工业集团与旗下凌云集团联合收购全球汽车锁市场占有率第一的德国凯毅德;7月,四川波鸿并购全球汽车零部件巨头加拿大威斯卡特。

借“德国制造”重塑形象

这一轮海外并购主要集中在德国。自2012年年初至今,装备制造业公司已经成功并购了四家德国企业。

1月31日,三一重工联合中信产业投资基金(香港)顾问有限公司(简称中信基金),宣布以3.6亿欧元全资收购全球水泥泵制造霸主—德国普茨迈斯特股份有限公司(putzmeister)100%股权。其中,三一德国出资3.24亿欧元,占股90%,中信产业基金出资3600万欧元,占股10%。

8月31日,潍柴动力发布公告称,以7.38亿欧元收购德国老牌叉车制造商凯傲(KION GROUP)25%的股权及其下属林德液压公司(Linde)70%的股权。此前在2006年,KKP集团与高盛曾以40亿欧元收购凯傲,其25%的股权价值10亿欧元。这次潍柴出手,凯傲资产大幅缩水,颇有“清仓处理”的味道。

其他堪称经典的并购案例还有今年7月,徐工集团收购德国施维英公司(SCHWING GROUP)52%的股权,成功控股这家全球混凝土成套设备领导廖国锋樊会涛者;10月初,苏州信能又以同样手法,成功控股世界顶级珩磨企业德国Degen51%的股权。

去年超过美国首次成为德国最大的境外投资国。德国联邦外贸与投资署的数据显示,当年共有158家企业在德国落户,直接投资主要集中在机械制造与电子、信息通讯技术以及新能源等行业。普华永道发布的报告显示,自2006年至今,投资者在德国完成的42笔交易中,有39笔控股额达到或超过25%,其中21笔完成于2011年至2012年1季度之间,7笔发生在汽车领域,7笔在工业制造领域,4笔在工程和建筑领域,表明德国工业制造和汽车企业对具有非同一般的吸引力。

中企并购这些企业的目的是,通过收购品牌和渠道快速进入全球主流市场,同时获取高新技术提升自身实力。

德国普茨迈斯特在全球开发、生产、销售建筑设备,其“大象”牌混凝土泵从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畅销全球,市场遍布110多个国家,虽然在华受到三一重工的阻击,销售业绩不佳,但仍占有全球市场的40%,其90%的销售收入来自海外。相比之下,三一重工主要市场在,出口还不到销售额的5%,不是全球性的品牌。

目前,三一重工的液压件以及底盘均采购自海外,若能并购普茨迈斯特,后者的特有技术和优质零部件将大幅提升三一重工的产品质量和技术水平。三一重工不但可以通过“德国制造”树立品牌形象,打开欧洲市场,还能借助普茨迈斯特的全球化销售体系,巩固市场地位。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说:“并购普茨迈斯特促进三一化起码提前了5到10年。”

凯傲是欧洲排名第一、全球排名第二的工业叉车制造商,拥有全球15%的市场份额。林德液压是凯傲旗下一家重型液压传动设备的制造商,山东重工集团董事长、潍柴动力董事长谭旭光称其为“全球高端液压市场为数不多的战略资源”。全球液压系统长期被德、美、日所垄断,对高端产品完全依赖进口,2011年进口额近300亿元。这次潍柴集团以7.38亿欧元进行并购,将借此取得液压控制系统的技术突破,打破完全依赖进口的局面。

这也是迄今为止中企在德国最大的并购案例。凯傲CEO Gordon Riske说,双方在很多方面都有极强的互补性,并购为凯傲未来的强势增长注入了重要的推动力,通过与潍柴动力合作,林德液压将扩大自身规模,进军高增长的亚洲市场;凯傲叉车未来五年将形成25万台产能,进一步拉动潍柴动力发动机等相关产品的配套。

花钱买不来技术?

“德国制造”具备耐用可靠、安全精密的特点,标准先行、专注执着、以客户为导向的持续创新,是德国制造业百余年来赖以雄视全球的基因密码,渗透着深厚的工业文化和民族特性。

以标准先行为例,德国人是一个离开标准寸步难行的民族,从A4纸尺寸,到楼梯的阶梯间距,事事都有标准。德国是世界工业标准化的发源地,全球2/3的机械制造标准来自DIN(德国工业标准),这也是世界最高等级的工业标准,系“德国制造”的“宪法”,必须遵守。

德国企业往往上百年专注于一个领域,不求规模,只求最强,如KoenigBauer的印染压缩机、RUD的工业用链、Karcher的高压专业吸尘器,都是行业内的全球领袖。创立于1923年的通快现在是全球钣金加工设备领域的冠军,从1960 年代至今,一直致力于激光切割加工技术的研发,近几年才取得技术突破。其中遭遇的困难令人难以想象,通快执行董事马特汉斯-卡姆勒先生说:“我们是家族企业,如果是上市公司或有其他资本进入,肯定不能坚持下来。”

在技术创新方面,德国人更是持之以恒,锲而不舍。2011年博世全球研发投入达40亿欧元,约占其销售额的8%;全年申请专利达4100项,平均每个工作日诞生16项专利,为全球最创新企业之一。格拉斯生产的Lexion系列联合收割机由卫星和激光来提供精确导航,每小时可以收割60吨粮食,效率居全球之冠。其实时的感应器可以测算每平方米土地的产量,可即时调整下一个季节施用的种子和化肥量,尽管每台标价40万欧元,比其他同级别收割机价格高出1/3,但全球大农场主们仍趋之若鹜,76%的产品都销往国外。公司总裁瑟奥·弗赖说:“只要不断创新,我们就不怕任何人。”

相比之下,制造业普遍有贪大求全、“大跃进”的浮躁心理,目前仍沉浸于抄袭所带来的短视之中,要消化德国传承了上百年的精工技术,实非一朝一夕可成。全球商业咨询公司艾睿铂董事吴晶辉指出,德国体系化的精密加工能力,并不是通过收购就能立马获得的,特别是在制造管理方面,内地工厂的纪律性、库存管理、成品率,与德国比还有很大差距。

在德国,很多企业都实行学徒工制度。在博世,其学徒制已有上百年历史,目前在全球有6000名学徒,其中4400名在德国。不少年轻人往往先选择做学徒工,在积累经验后再去上大学,从而保证了他们牢固掌握机械、电子等领域的技能,成为德国制造重要的质量保证。

很多德国企业的核心价值掌握在拥有关键技能与客户关系的关键员工手里,失去他们就无并购意义。三一重工总裁向文波说,企业海外并购最大的挑战是文化上的融合,如何把被并购企业的技术和营销团队稳定下来,这需要文化融合,要特别注意民族文化和企业管理制度上的协调。

以前,企业用“市场换技术”,大多停留在市场层面的合作,不能掌握其核心技术。现在,装备制造业大举并购德国同行,仅仅是技术升级的开始,只有哪一天掌握了“德国制造”的基因,其核心技术才能真正为我所用。

在线棋牌游戏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