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京都新知事小池百合子曾经在多个场合信誓旦旦地宣称,要对政府部门进行大刀阔斧的改革。不过,这个曾经获得291万选票、堪称日本权力最大的女性,现在似乎捅了一个马蜂窝——让世人看到东京都政府马虎而无序的一面。

8月底,上任不到两个月的小池宣布了一则重磅消息:由于新市场所在地丰洲地下水监测结果尚未公布,拆迁费用也存在不透明的地方,日本最大鱼市场——筑地市场的搬迁将从今年11月拖延至明年2月之后。东京首都圈的水产、蔬菜绝大部分都是通过筑地市场流通,其也被誉为是东京的“厨房”。日本民众对生鱼情有独钟,筑地何去何从也自然而然成为人们关注的对象。延期消息引起舆论一片哗然。

事态的发展并没有就此止步。短短几天后,丰洲新市场爆出“乌龙事件”:原本应该在新市场三栋主要建筑地面下填埋无害土壤并没有按照8年前的计划实施,而是莫名其妙地成为了空空如也的地下室。令人咋舌的是,主管部门负责人对此毫不知情,他们在工作报告和议会答辩时称“一直以为填埋土壤了”。经过调查后,东京都政府内部得出的结论竟是“无法明确何人何时做出如此重大的更改决定”。

屋漏偏逢连夜雨。一个月后新市场地下水中首次检测苯、砷等有害物质超标,近日再次爆出地下室空气中含有的水银超标7倍。连续两任知事因金钱问题下台后又出现新市场问题,东京都政府的信誉可以说是完全扫地了。这迫使小池对负责市场迁移问题的政府部门进行大换血,而人们所关心的筑地市场究竟何时迁移,完完全全成为了未知数。

筑地市场的前生今世

筑地市场位于东京市区的中心地带,旁临时尚商业区银座和高档写字楼密集地——“上班族天国”新桥。作为日本著名的水产品交易市场,筑地市场始建于上世纪30年代。

经过数十年发展,筑地市场23公顷区域内集中了多达670家水产和果蔬批发商,交易的水产品和果蔬多达750多种。单是水产品,每天交易量就达到1700吨,可谓是东京首都圈3000多万居民生鲜食品供应不可替代的中转。对于普通民众而言,“筑地”二字更是金字招牌。生鱼片包装上贴有的“筑地直送”的标签能给人带来一种无形的安全感。

不过,年代久远也给筑地市场带来了一些致命问题——面积狭小导致作业车辆进出不便甚至时常发生事故;环境恶劣和设施陈旧使店商难以在高温、异常气候下进行产品的温度管理。这些问题让筑地市场饱受其害,产品交易量也年年下滑。东京都政府曾花费5年时间和400亿日元资金尝试原地重建,但这个计划却由于工期和建设费用问题而最终宣告失败。新市场的候选地须满足三个条件:40公顷空地、便利的交通和临近筑地。经过几年的研究,2004年东京都出台《丰洲新市场基本计划》,正式敲定将市场搬至丰洲这个距离筑地3公里之外的围海造田新区。

然而,丰洲新市场的建设也是命运多舛。由于新市场所在地原本是东京煤气公司的工厂,土壤中含有大量的铅、砷、水银等多种有害物质,部分地段致癌物质的含量甚至达到政府规定的43000倍。这无疑成为市场迁入的“拦路虎”。

为了解决土壤问题,新市场的搬迁数次被延期。两年前,东京新市场建设协议会决定2016年搬迁。正当商家含泪卷起铺盖准备搬家、“筑地控”的消费者们恋恋不舍挥手告别之时,小池的一声令下让人们发现,自己的感情被戏弄了。

丑闻连连的新市场

此次乌龙事件可以追溯到2008年。为了解决土壤污染问题,据专家建议,当时东京都决定在整个新市场建设用地境内铲除两米土壤,填埋上四米半的无污染土壤。然而,这项计划不知不觉中却被“篡改”了。

为了处理有可能出现的水污染问题,部分工作人员提出建设地下作业空间,但这个建议被误解为完全取消填土计划。直至今年9月,东京都才发现新市场主要建筑物下面根本没有填土——而根据政府公布的数据,治理污染土壤已耗费858亿日元。总投资高达6000亿日元的庞大工程发生如此低水平错误让人匪夷所思。在此过程中,没有任何人进行公开质疑,东京都政府在官方资料和议会答辩时一直以填土方式来强调新市场的土壤安全。

事件曝光后,东京都政府对市场主管部门在内的32名负责人进行了调查并且发布了相关报告书。报告书认定负责整治土壤和设施建设等不同部门之间缺乏沟通,但对地下空间如何出笼的结论令人大跌眼镜:“无法具体判断计划是何时、在谁的指示下被更改的。”9月30日,在例行记者招待会上,小池百合子严厉指称:“如此巨大的项目却在缺乏沟通和流于形式的氛围中推进,一言以蔽之,其最大的原因就是缺乏管理和责任感!”

在土壤问题被公诸于众之后,日本媒体披露:新市场三栋主要建筑的招标过程中存在重大“猫腻”。据悉,三年前第一次招标时,以鹿岛、清水、大成建设为首的三家企业联合体均以政府预算过低而拒绝投标,最终导致流标。此后三栋建筑预算均被提高60%,结果这三家企业联合体以几乎与预算完全一致的价格中标——有媒体推测,纳税人为此多付400多亿日元血汗钱,背后很有可能存在政府和企业相互勾结、抬高中标价格的勾当。

9月29日,东京都政府公布了丰洲市场地下水检测结果,含苯及砷的有害物质超标。这是至今实施检测作业当中,首度检测出含有害物质超标。《》发现,东京都政府官方网上公布的新市场宣传资料中,土壤治理的示意图已被文本框覆盖:“尚待调查之中,内容确定之后将登载准确消息。”

2016年9月12日,丰州新市场入口处的牌子上写着:东京中央批发市场——丰州市场。按照计划,明年其将接替现在的筑地市场,但近来由于不断爆出丑闻,导致搬迁计划遥遥无期。 “东京大改革”困难重重

对于新上任的小池而言,一连串问题对其新政的实施无疑是巨大考验,要完全查清事件真相可谓困难重重。

小池在7月知事竞选时曾提出“东京大改革”,对选民承诺将推进政治透明度和信息公开。然而,新市场的种种问题暴露了东京都政府松散的内部管理和各自为政等深刻问题。小池在议会上表示,将对涉及新市场问题的负责人进行处罚,但想要在这个拥有16万雇员、一年通常财政预算达4500亿日元的庞大机构上动刀,小池手中的筹码并不多。

作为重要当事人之一,退出政坛之后几乎销声匿迹的原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在事情曝光之后又重新回到公众的视线中。9月21日,石原发表声明,称自己并非没有推动地下空洞的建设,由于高龄而导致记忆力出现了衰退,为避免引起不必要的混乱,今后将不接受媒体采访。不过他表示将全面配合政府的调查。正当小池准备亲自召集石原审问事情的来龙去脉时,却没有想到被84岁的石原予以拒绝。无奈之下,小池只好将问题发往其个人事务所,石原则以“记不清”“并不掌握情况”进行推诿。10月14日,小池在记者招待会上公开谴责说:“对自己不利的事情一问三不知,希望石原作为作家和前知事,不要让自己名誉因此丧失殆尽。”

小池和东京都议会也处于对立状态。原属于自民党的小池选举时没有与自民党磋商便高调宣布竞选,并最终打败自民党推荐的增田宽也。小池还曾多次抨击自民党东京支部和议会的政策决定过程完全是暗箱操作。作为东京都议会最大的派阀,自民党不少议员暗自表示将对小池“秋后算账”,自民党东京都的干事长高木启甚至在公开场合抨击小池没有经过与议会商量便擅自决定推延市场迁移时间,“根本不把议会放在眼里”。

按照计划,连接东京市中心和奥运选手村的东京环状二号线将从筑地市场地下经过,届时还将修建可容纳5000辆汽车的奥运会停车场。因此,此次延期很有可能影响到奥运会基础设施的建设进程。同时,小池明确表示将对东京奥运会是否需要修建造价高额的场馆进行重新评估,这也引发日本游泳协会等团体的不满。10月18日,小池在与奥委会主席巴赫磋商东京奥运会比赛场馆和费用支出等问题时表示:“举办奥运会的成本需要让市民信服。”巴赫则称:“不改变申办时的一些规则同样重要。”

存在巨大隐患的庞然大物业已成形,调查之后却无法查明责任人——这样的东京能否在四年后顺利举办世界性大赛?对于期待奥运会的民众而言,不免开始担心。不少日本媒体指出,筑地市场的搬迁项目事关重大,如不妥善应对可能会影响2020年东京奥运会前景,也会让执政的自民党的公信力遭到重大损害。

2015年4月28日,筑地市场的金枪鱼被拍卖后,鱼头被鱼贩推走。每日清晨进行的金枪鱼拍卖是这里的精髓所在,往往凌晨2点等待参观的队伍就排起来了。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