彩色的青春不打烊
  
  那一年,我初到广州,像每一个带着梦想来的年轻人一样。既盲目乐观,又一片茫然。
  
  那时候,我刚刚落脚在石牌村一个制衣厂做缝衣工,每天的工作简单到乏味。而回到狭窄的房子里也只能埋头大睡。这房子甚至连一丝阳光都见不到,终日得点着灯。每月纵然房租低廉,可依旧是一笔不小的开支,加上吃喝,我那微薄的薪水甚至不够支付我多买一件新裙子。
  
  有一天,正在埋头大睡,隔壁才空置几天的房子里传来一阵惊天动地的音乐声!我忍住气,听着他们在隔壁房子走来走去,很多脚步声起起伏伏,我终于忍无可忍,爬起来,一身破旧睡衣去敲对方的门!
  
  门开了,门后站着一个男人,很显然,他对我的睡衣造访吃了一惊。
  
  我声形恶气:“难道你不知道这房子的墙薄得像纸一样么?”
  
  他毫无怒气,只是笑着说:“来不来听我们的演出?”
  
  彼此串了几次门,才知道他叫阿木,和几个朋友组了个乐队,叫“木头人”,他是主唱和吉他手。
  
  那时的广州,多的是等待奇迹的场地,只要你有真材实料,就可以跳上舞台尽情地秀一把。
  
  而那时的石牌街,一间一间被分割成鸽子笼一样的狭小房间里,住的就是那些期望人生燃烧奇迹的人。
  
  更多的是,慢慢朽坏的人生。
  
  所有的乐器都已经破烂不堪,就连我这样的外行都能看出来。贝司手的贝司,甚至都掉光了漆,所有的共鸣音眼看就从那些快要破掉的角落里点滴不漏地倾泻出来。可是他依旧高高地跃起,像一只矫健的豹子那样,拼命地拨弄着手中那只贝司。
  
  音乐那么嘈杂,我扯着嗓子说,阿木!你说你们会红么? 他听不清,一样扯着嗓子喊回来,你——说——什——么?
  
  我突然笑了,跑到阿木面前,就着身上那件穿得泛黄的旧T恤,把背脊一个个递给他们。阿木,给我签个名吧,等你们红了,我就发财了。
  
  那件衣服还挂在窗外没有晾干,事情就一件接—件地发生了。
  
  先是他们的键盘手在村口被人飞车抢了——钱倒没多少,人却被挂到地上,拖行了好几米,手伤了不能演奏,于是整个乐队只好停止排练。
  
  接着流言传遍大街小巷,一个女孩,晚上回来晚了……据说尸体被发现的时候,都已经是好几天后了。
  
  这样的流言让我战战兢兢。每次回来晚了,我都走得像一只被狗追得满街乱窜的鸡一样,惊慌失措。
  
  有一个晚上,我看见木头人乐队的所有成员,都蹲在村口,一看见我,就一个个从暗喑的树影底下走出来,跟在我的身后,没有人说话,但是我走着走着,眼泪流了出来。
  
  那以后我就多了四个保镖。
  
  有天晚上一起去吃烧烤,烟雾缭绕中,阿木咕咚咕咚仰脖喝完一瓶啤酒,他突然直勾勾地看着我,丁小柔,你来广州是做什么的? 这句话来得太过突然,我把一块撒满粉红色辣椒粉的烤茄子,生生地咽了下去,呛出了一脸的眼泪。
  
  是啊,我来广州做什么的呢?难道就是为了每天数百件的衣服?为了那些看不见阳光的窗子?为了那张只够容我窄窄睡下的床么?
  
  初春的夜晚还带着寒意,我停了一下,低声说,我想做服装设计师。
  
  那你就去左岸!阿木把一次性酒杯恶狠狠地摔在地上,用力地拍着我的肩,丁小柔!你行的!
  
  因为这句话,我一晚上没睡着,第二天就去工厂辞职了,晚上再回来的时候,我已经换了一家比较大的服装厂,这一次,我应聘上了打版工。然后我再也不肯浪费时间窝在阿木的排练室了,我一天只吃2顿饭,只为省出钱来去学习服装设计。日子一天天过去,我居然忙得一点感觉都没有,一抬头,竟然是深秋了。(bet歌曲  127.0.0.1)可是这样的生活,难道不美么?叶子扑簌簌落下来,就是为了明年再一次骄傲地站在枝头。
  
  有一天晚上,阿木又来敲我的房门,一脸不满:“喂,你好久都没来看我们排练了哦!”我摇了摇手里的书。他突然冲进来一把抱住我:“丁小柔!你猜怎么着?我们今天签了唱片公司了!”
  
  啊啊啊,我尖叫着。还有什么比这个消息更让我振奋呢?
  
  那天以后,因为签了公司的缘故,他们搬走了。我因为赶去夜校上课,回来的时候,只看到门上钉着一张纸条:“丁小柔,有梦想的人生,是有色彩有声音的。希望你能过得有声有色。Ps:等我们红。一定不要卖掉那件T恤。”我握着字条,坐在门口,像个傻子一样又哭又笑起来。
  
  没过多久,我也搬离了石牌村。我没带走任何行李,除了那件写满他们名字的T恤。
  
  我终于学完了服装设计的全部课程,并且顺利地成为了设计室的一名员工。我终于把日子过成彩色的了。
  
  如今,每次开车的时候,我都习惯把电台调到音乐台,然后从沙沙声中一个个跳过去,搜索我曾经那么熟悉的一群声音。他们在哪里?他们红了没有,还是像大多数的有梦想的人一样,在命运来临之前,就再也寻不到踪迹。可是我却满怀信心地相信,他们都不会轻言放弃!就像那些刻在石牌村的青春日子一样,永远没有打烊的时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