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韩国政府的对朝“暖风”一直劲吹。自韩国新任总统文在寅5月就职以来,一直提倡南北对话,努力将朝鲜重新带回谈判桌前。

据韩联社报道,韩国向朝鲜提议,于7月21日和8月1日,在朝韩分界的板门店举行军事会谈和红十字会议。如果朝方同意,这将是自2015年12月韩朝进行副部长级别会谈后,时隔1年零7个月的首次政府层级对话,也是文在寅执政以来对朝鲜发出的第一个正式提议。

从竞选开始,这位进步派领袖就誓言致力于和朝鲜对话接触并对其施加压力,以降低朝鲜半岛的紧张情势。6月,文在寅曾提议韩朝联合组队参加平昌冬奥会。7月4日,朝鲜宣布“成功试射洲际弹道导弹”。但在6日德国柏林的演讲中,文在寅仍呼吁7月27日,即《朝鲜停战协定》签署64周年当天,双方停止在军事分界线一带的敌对行为。相关缓和朝韩局势的提议则被称为“柏林构想”。

文在寅说,朝鲜半岛问题应由我们自己主导解决,为遏制朝鲜的核及导弹项目,同朝鲜对话的必要性变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为紧迫,并称:条件成熟或与金正恩会面。此次朝韩会谈的提议,被看作是文在寅政府为掌握半岛局势“主导权”迈出的第一步。 为实现对话:不惜“惹怒”美日

“我们要求与朝鲜于7月21日在统一阁(板门店朝方一侧)举行军事对话,以停止在军事分界线引发军事紧张气氛的一切敌对活动。”7月17日,韩国国防部副部长徐柱锡如此表示。他没有详细说明何谓“敌对军事活动”。在韩国通常这指广播和其他挑衅行为,朝鲜则希望中止韩国和美国的例行联合军演。

同一天,韩国统一部部长赵明均也在记者会上表示,“我们提议举行的两场会谈正是文在寅总统‘柏林构想’的跟进措施,是缓解半岛紧张局势和开展韩朝合作的当务之急。”

但盟国美国与日本,似乎对韩国提出的提议并不满意。

“我们认为,现在与满足和朝鲜开展对话的条件还有一定距离。”美国白宫发言人斯派塞当天公开回应对韩朝会谈的看法,并回绝记者提问称,“韩国政府做出的发言,去问韩国政府吧。”美国国防部同样冷淡地回应说,去问韩国政府。有韩国专家认为,就此问题美国如此回应实属罕见。

在美国对朝加紧制裁、施加军事压力的情况下,韩国的谈判提议显示了与特朗普的首次明显分歧。“美韩关系会比我们那几年更难处。”奥巴马总统时期的亚洲事务高级顾问杰弗里·贝德如此表示。

日本也对此表示批判。外相岸田文雄当天回应称:“本月举行的韩美日领导廖国锋樊会涛人会谈中,三国领导廖国锋樊会涛人曾一致同意强化对朝施压。”

美日政府的“不满”大致可以归结为两点:首先是对话时机。近日朝鲜试射弹道导弹后,特朗普政府正在呼吁国际社会对其施加更大压力,并准备在几周内对数家与朝鲜有业务往来的中国银行和企业实施新的制裁,现在却面临盟友“胳膊肘外拐”,难免心生不满。“现在的时机并不合适。”《纽约时报》援引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的一份声明称,朝鲜必须有所改变,放弃核计划和导弹计划,才有恢复谈判的余地。

其次是对话条件。韩美两国领导廖国锋樊会涛曾就“南北对话”条件达成一致——在一定条件下。而美方认为,目前条件不成熟。在韩美举行首脑会谈结束不到3周,韩美两国是否在对朝政策的合作问题上出现裂痕,令人揣测。

韩国世宗研究所统一战略研究室室长郑成长(音)向《》解释,韩国政府提出的建议是为了缓和前保守派政府(李明博、朴槿惠政府)执政时期,加剧的南北军事紧张,为南北双方朝着和平共处、和解合作的方向发展创造契机。

“问题是,现在提出(和谈),时机是否合适?”郑成长认为,近期朝鲜敌对行为频繁,不仅连续试射导弹,还用无人机侵入韩国侦察。最近朝鲜宣布成功试射洲际导弹,在此节点韩国主动降低姿态提出会谈,不仅是对朝鲜此前诸多挑衅行为的默许,也恐怕会间接给朝鲜传递此前挑衅“一笔勾销”的信息。

更多人担心,如果朝鲜同意举行军事会谈,很有可能提出中断对朝心理战(电台广播、扩音喊话、大型电子屏幕宣传、空飘传单等)和韩美联合军演等要求。去年1月,朝鲜进行第四次核试验后,韩国重启对朝扩音喊话。金正恩在2016年5月举行的第7次党代会上提到要让韩方停止心理战和散布传单。

“今年以来半岛局势没能得到缓解,如果此时为了达成对话而中断对朝心理战,可以说是将手中唯一的‘不对称作战牌’给扔了。”郑成长提醒说。

2 0 1 7 年7 月1 9日,在朝韩边境的非军事区板门店,一名韩国士兵正在执行守卫任务。

走投无路,还是绝处逢生?

尽管此次韩国政府提出对话的时机不被看好,但仍有观点支持文在寅的行为。

往届政府多采取在话时放松或放弃制裁,而当朝鲜再次挑衅时中断对话。此次文在寅提出“制裁和对话并行”,被看作是韩国新政府对朝政策新的尝试。

“朝核问题20多年了,一直没能得到解决。文在寅面临的难题是,此前的9年间,保守党政权持续推行对朝强硬政策,导致制裁之路快要走到头了。”同样来自韩国世宗研究所的洪贤益研究员向《》如此评价。

1998年金大中就任韩国总统后,对朝推行“阳光政策”,提出“民族统一三阶段”方案。2000年6月,金大中与金正日在平壤举行历史性的首次朝韩首脑会晤,并联合发表《南北共同宣言》,表示将自主解决国家统一,加强双方在经济、社会、文化等各个领域的合作与交流。2003年开始,卢武铉政府在金大中的“阳光政策”基础上推行“和平繁荣政策”,将韩朝关系上升到迎接“东北亚新时代”的高度。2007年10月,卢武铉徒步穿越韩朝军事分界线与金正日举行了第二次韩朝首脑会晤,并发表《南北关系发展与和平繁荣宣言》。

2008年,保守派的李明博执政后,对朝政策由友好转为强硬,并坚持要求朝鲜放弃核武,双方关系开始后退。2013年,朴槿惠出任韩国总统后,对朝推行“朝鲜半岛信任进程”,她虽然不像李明博那样一味地倾向于强硬态度,但依然被朝鲜认为是延续李明博的政策,并无改变要求朝鲜放弃核武的既定政策。

现实是,金大中、卢武铉执政的10年间实行对朝“包容政策”,向朝提供巨额援助并没有换来“真正和平”;李明博、朴槿惠保守派政党推行的对朝强硬政策,执行9年来也未获得成效。甚至在李明博时期,由于推行“以牙还牙”强势政策,导致天安舰沉没、延坪岛炮击等事件的接连发生,令南北关系高度紧张,最终换来了朝鲜的第五次核试验。

与此同时,美国不断在东北亚部署新的战略武器,用军事上的威慑、外交上的孤立、经济上的制裁对朝施压,但仍未能实现以压促变的目标。朝鲜7月4日宣布成功发射一枚“火星14”型洲际弹道导弹。仅过去半月,美国有线电视网(CNN)爆料称,朝鲜正准备另一洲际弹道导弹或中程导弹的试射。这表明朝鲜已经处在可能对美国本土进行核打击的转型期。

有观点认为,韩国现在突然决定“发挥主导权”与朝鲜进行对话,是韩美对朝政策分歧下,韩国对朝外交之困最直观的体现。“韩国政府通过此次提议取得一些成果固然重要,但若过分热衷于对话,可能误入歧途,反而被朝鲜利用。”一位长年报道朝鲜议题的韩国媒体人对《》评价说。

对于韩方抛出的橄榄枝,朝方态度并不积极。7月15日,朝鲜劳动党机关报《劳动》刊登署名评论文章,首次回应“柏林构想”,称消除政治军事对抗状态是发展朝韩关系的第一步。韩联社援引一名韩国官员的话报道,朝方表态与“柏林构想”一脉相通。韩国《中央日报》则认为,朝方回应非常冷淡。

韩国统一部的一名官员说,朝方并未一口回绝这一构想,这一初步反应“并没有比我们所担心的更糟糕”。

12betonline相关的主题文章: